草莓茄瓜视频

维克多在横生的树枝上掠行,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他脚下树枝向下一沉,接着又高高的荡起。借着这股力道,维克多如同一道闪电弹射出去,迎接他的枝条过于纤细,以至于瞬间断裂开来。在向下跌落的时刻,维克多探手抓住树枝的断口,顺势翻了个跟头,稳稳地落在树杈上,他脚步未停,下一刻已然跃上更高的树枝。

风裹着浓烈的自然气息扑面而来,维克多在枝杈间尽情纵跃,血脉中的悸动让他对这片令人生畏的森林充满了亲切感,此刻他没有使用风行仅靠超限就能像猿猴一样在林间自由穿梭。

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欢畅的一如维克多此时的心情。

维克多很满意自己的这番谋划,他拿出宝贵的洗练药剂赠送给莱里拉和路西恩,并以慷慨热情的姿态帮助刺棘庄园摆脱困境。在常人的眼中这或许可以解读成任性,可他们不知道维克多不但完美掩饰了自己的企图,还占了许多好处。

维克多以青砖换木炭,推广了青砖的同时还获得了稳定而廉价的能源——木炭。这种被领主贵族们忽视的燃料一般用于生火做饭、打铁、取暖,当然也用于烧制土砖。几乎每个领地都有大片野地,人们并不缺乏柴火,因此木炭没有像油木那样成为常见的贸易物资。但随着青砖产业的发展,人马丘陵的巨型砖窑需要消耗无可计量的木柴,为了保护领地的植被,维克多和约克家族只能向外采购木炭。领主们见有利可图,必然要哄抬木炭的价格,然而莱里拉勋爵在众人的见证下受了维克多的恩德,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必须遵守双方的约定。

另外,莱里拉和路西恩有维克多做靠山,如果他们能够成为见习骑士,那么舒尔茨男爵很难再粗暴干涉刺棘庄园与维克多达成的协议。

只要刺棘庄园源源不断地向人马丘陵供应木炭,其他领主就别想涨价。可以说,维克多这个大买家已经给木炭定了价!

其次,维克多不准备招募骑士,但兰德尔领非常缺能写会算的管事。路西恩因为发明了植物染料而得到维克多的青睐和奖赏,这也宣扬了维克多爱才的名声。可以预见,会有许多落魄的贵族子弟拿着自己的发明创造投效兰德尔家族,他们将填补兰德尔家族管事的空缺。

先予后取,得了便宜还卖乖。维克多现在的行事风格越来越像西尔维娅,当然这其中也有他双赢共生的理念。

其实,维克多帮助路西恩和莱里拉晋升见习骑士只是恰逢其会、顺水推舟而已,他无论如何也要进入幽暗森林。事实上,维克多在红松镇就开始筹划如何甩掉身边的尾巴。尽管维克多现在成功分开了克莱夫顿和裁决武士索洛,但他必须抓紧时间,否则外面的人就要不安了。

在炼金乌鸦的指引下,维克多速前进,分钟以后,他与雷诺率领的炼金民兵汇合。两个小时以后,维克多抵达炼金民兵的营地。

营地外围有一圈米多高的木质栅栏。走进栅栏,维克多就进入了鸟语花香的世界,炼金民兵砍掉几十棵参天大树,形成一处占地亩方圆的林间空地,灿烂的阳光倾泄而下,地面上绿草如茵,鲜花怒放,还有小鸟在花间啾啾鸣唱,几座木屋矗立在草坪上,屋外的木架上挂满了兽肉兽皮,屋顶则摆着好几个浅底大筐,里面是晒干的蘑菇和各色果脯,那些试图偷嘴的鸟儿都会遭到炼金乌鸦无情的驱逐。

激情色诱百变女生

这里完就是密林中的世外桃源。

久违的阳光让维克多急迫的心情松懈了下来,他在草地上流连了好一会才走进最大的那间木屋。

这座宽敞的木屋米多高,分上下两层,一楼的内部十分空旷,左右两边的地板上铺着几十张兽皮褥子,这应该是炼金民兵的居住的地方。相比一楼的大通铺,二楼分隔了许多房间,有卧房、书房、会议室、盥洗间,各种家具一应俱,甚至还有种着花草的木质花盆。

维克多坐在会议室的木桌后面,满意地拍了拍红木椅扶手,又遗憾地摇了摇头。

根据维克多的要求,炼金民兵开设的每一个据点都为他留下舒适的住所。可惜维克多没有时间在这里住上哪怕一个晚上,这处营地很快就要废弃了,而炼金民兵都要撤走。

“先汇报一下你们的基本情况。”维克多问道。

“遵命,大人。”

负责幽暗森林的炼金民兵队长科博上前说道:“我们潜入幽暗森林至今已有天,探索了平方公里的面积,探明座盐矿、座黑曜石矿、座密斯拉水晶矿、条铁矿脉、条铜矿脉,其中有一处铜矿伴生精金矿,个地精族群,个豺狼人族群,发现种三类药材,种二类药材,种一类药材,还有一个新物种。我们实际控制平方公里的森林,包括座密斯拉水晶矿、座盐矿、条普通铜矿脉、两个林间空地。可疑目标也在我们控制之下,距离这处营地公里。我们前后一共损失只炼金乌鸦、只炼金战獒、个伏牛民兵和个灵猴民兵。”

居然有炼金民兵和炼金战獒牺牲!

维克多心中一惊,揉了揉额角,说道:“信息量有点大,我们一项一项来。”

“我的炼金生物是怎么死的?”

“幽暗森林有许多角雕,它们会捕食各种鸟类和树栖动物。在我们探索的过程中,这只炼金乌鸦被角雕猎杀。”

“天前,我们在可疑目标附近的树冠上发现了新物种。按照探索条例的要求,我们首先观察新物种的生活习性,并尝试捕捉。在捕猎标本的过程中,只炼金战獒和个炼金民兵组成的狩猎小队被新物种消灭。由于新物种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鉴于它们的危险等级,我下令终止狩猎新物种。”

维克多皱了皱眉,他想到了舒尔茨男爵所说的羊头怪,于是问道:“新物种是不是羊头猿身形象的怪物?”

“是的,大人。”科博木讷地点点头。

“先把新物种命名为羊头怪!”

维克多沉默片刻,忍不住问道:“羊头怪算是几类怪物?”

“大人,按照您的重新划分的等级,羊头怪雄性首领可以算作三类生物,其余的成年个体属于四类生物。”科博答道。

“三类生物能够歼灭我的炼金生物小队?”维克多不可置信地喊道。

炼金帝国有一套物种等阶划分标准,他们把九头蛇蜥划作超阶生物,食人魔首领划作二类生物,沼泽龙蜥划作三类生物,但没有四类生物的概念。为了方便统计,维克多干脆对应骑士的等级,把一类生物当成黄金阶、二类白银阶、三类青铜阶、四类黑铁阶,炼金战獒和炼金民兵就属于四类生物的范畴。

虽说人为设定的等级不能代表战斗力,但也大致划分了实力范围,炼金民兵拥有高深的武技,精良的装备,又懂得战术配合,他们的战斗力远超绝大多数四类生物,甚至可以干掉许多三类生物。然而整支狩猎小队居然被羊头怪歼灭了!

维克多惊讶之余还有些忧心,羊头怪就生活在遗迹的附近,说不定后面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大人,羊头怪是群居生物,这个族群有个成员”

原来,炼金民兵遭遇羊头怪之后,开始对这些意志侧中没有记录的新物种进行观察。他们发现羊头怪以家庭为单位,每个雄性首领统治二十几个家庭成员,几十个家庭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大族群,它们平时居住在树上,吃树叶和浆果,没有主动攻击性,但是羊头怪族群会对外敌发起猛烈的攻击,直到威胁解除为止。森林中的角雕是羊头怪唯一的天敌。

刚开始的时候,羊头怪并没有在意炼金民兵,可当炼金民兵射伤了一只羊头怪之后,整个族群的羊头怪像发了疯似的,从树上跳下来追杀炼金民兵小队。羊头怪的力气很大,动作迅捷,又不受森林地形的限制,炼金民兵小队无法摆脱追击,最终部战死,但他们也杀掉只羊头怪。

“按照条例,我们解剖了羊头怪的尸体,发现它们长有三颗心脏,角的坚韧度达到一类资源的标准,骨骼和皮革都达到三类资源的标准,肉无毒,可以食用,我们初步结论是,羊头怪属于有采集价值的新物种。建议大人进一步观察、采集更详实的数据和样本,并上传炼金塔。”科博向维克多提出了建议。

“我不关心这些!我也不在乎羊头怪的肉好不好吃!”维克多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你告诉我,羊头怪会不阻碍遗迹发掘工作?”

“不会!”

“你确定?”

“大人,我确定!”科博说道。

维克多松了口气,炼金民兵从不开玩笑,他们说确定那就是一定、必定加肯定!

“密斯拉水晶和一类药材是什么?有没有样本?”

“有样本。”

科博取来的两个样本维克多都认识,一个是白水晶,一个是葵根。

白水晶有两大功能,储存圣力和加载神术。储存圣力的水晶被称作圣水晶,神职者能够吸收其中的圣力,而加载神术的白水晶被称为神水晶,低阶神职者可以直接激发神水晶中的高阶神术。白水晶是光辉教会的战略物资,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当作货币使用,每块白水晶价值金索尔。

葵根这种药材是黄昏森林的特产,据说可以提升骑士贵族繁衍后代的几率,但维克多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用,小男爵在侯爵府经常吃葵根炖鹿鞭,补的鼻血常流,索菲娅依然没有怀孕。

好吧,葵根实际上是普通贵族的壮阳药!价值不菲。

维克多没想到幽暗森林中也有葵根,而且还是炼金帝国的一类药材!

“密斯拉水晶属于几类物资?有什么用?”维克多好奇地问道。

“属于三类物资,具体用处不详。”科博答道。

“这种药材叫什么?有什么用?”

“库尔茨根茎,水元素亲和药材,一类物资,是制造恢复药剂的主材。”

“恢复药剂?那是干什么用的?”维克多追问道。

“炼金师专用药剂,可以恢复炼金师的精神力和体力。”

维克多心中一动,追问道:“你会做恢复药剂吗?”

“会。”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维克多满意地点点头,他一直对炼金师充满好奇,可炼金人类仅是炼金帝国最低级的资源采集单位,他们并不了解炼金文明的貌。也许恢复药剂能揭示炼金师的一部分秘密。

不过,恢复药剂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当务之急是检查那处疑似炼金塔。

维克多站起身,吩咐道:“带我去看看那个石球!”

243章 激活

在炼金民兵的护卫下,维克多走了大约公里。途中,他遇到了栖息在树上的羊头怪。

维可多看到羊头怪的时候,它正坐在树杈上咀嚼树叶。这只羊头猿身的怪物大约米高,有着褐色的皮毛,它的下肢短小,上肢却粗壮有力,背部的肌肉高高隆起,看起来有很强的爆发力。

这只羊头怪发现树下的动静后,发出了类似猿啼的警告声,远处的树冠一阵摇晃,几个呼吸的工夫,大约十几只羊头怪赶到了同伴的身边,它们居高临下对着维克多等人呼喝连连。

也许是因为确认树下生物对族群没有威胁,羊头怪们渐渐停止啼叫,自顾自地吃起了树叶。

羊头怪,体魄点、精神点、感知点、生命点。

维克多默默收回目光,元素属性不能代表战斗力,但决定身体极限。点体魄的精锐士兵和点体魄的凶暴战士同时修炼伏牛秘形,他们爆发出来的力量完是两个层次,这是体魄所能承受的力量差距。羊头怪体魄高于灵猴民兵,感知高于伏牛民兵,当它们乌泱泱地从树上扑下来的时候,炼金民兵确实难以抵挡。好在这种动物吃素,也没有多少智慧,只要不招惹它们,可以相安无事。

不久,维克多走进另一处营地,准确的说是一座木头搭建的地堡。六个负责看守的炼金民兵将地堡的门打开,并点燃了四根火把。顺着地堡的台阶向下走了一段路,维克多终于看到一个土黄色的石球静静地躺在坑里。

石球米的直径,它的表面光滑一片,以维克多的目力也找不出任何瑕疵。石球的颜色和戈隆侯爵凝聚的虚空土元素一模一样,是最纯正的土黄色。维克多用力推了推,石球纹丝不动,他注意到石球底部与土黄色的岩石相连,看起来就像岩石上长出一个半圆形的石蛋。

维克多兴奋地说道:“这肯定是个元素萃取台,国王就可以把号炼金塔的元素萃取台转变成这种形态。”

“问题是怎样才能打开它?”

维克多摩挲着下巴,喊道:“芝麻开门!”

石球没有动静。

“我以奈瑞尔帝国号炼金塔主人的身份,命令你打开!”

石球还是没动静。

就这样折腾了片刻,石球始终没动静。维克多手按石球,自言自语地说道:“是不是应滴点血在上面?”

话虽如此,维克多也知道这根本不靠谱,他开始回想元素萃取台分裂的样子,这时一道朦胧的光线从他的手心下面漏了出来。维克多吓的一缩手,光线迅速消失,石球仍然保持原样。

“凭接触和意念?”

维克多再次将手贴在石球上,默想元素萃取台分裂的场景,一道道光线从石球内部透出,并在石球的表面连成了一个个六边形网络,光线构成的图形越来越亮,当光亮照彻整个地坑时,石球分裂开来,一块块菱形石料悬浮在空中,它们慢慢变成土黄色光团,又逐渐消散在空气中,只剩下氤氲的符文水晶在虚空中闪耀。

“就这么简单?”

维克多满心欢喜地抓向代表炼金塔的符文水晶,却抓了个空。维克多惊讶地揉了揉眼睛,符文水晶仍然停在原处,他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没有抓到任何东西,水晶就像空气的幻影,能看到却不能触摸。

这种情况和号炼金塔不同,维克多不但可以自由摘取号炼金塔的符文水晶,还能按照意念改变符文水晶的光线,将它伪装成普通水晶的模样。不过,符文水晶一旦离开维克多的身边,就会呈现出这种可望不可及的状态,对于其他人来说它就是一个幻影。

“既然能打开,我就能带走它!只要找到方法!”

维克多仔细想了想刚刚细节,他把手指点在空荡荡的符文水晶上,用意念改变它的性状,可是仍然没有效果。

“不对这不是我的炼金塔,我的意志对它没有效果!”维克多缩回手指,喃喃说道:“不是意念,是观想!”

再次点住幻影般的符文水晶,维克多仔细回想号炼金塔的元素水晶,当他想起符文水晶分解成符文形态的样子,这个符文水晶瞬间化作四个不同颜色的符文,在空中缓缓旋转。

符文玄奥难测,代表这个世界的造物法则,维克多可以看到,但永远记不住符文的细节,哪怕他用-记录也没有用,他脑海中只有一片模糊的记忆。这种难以解释现象又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不过,四种基本符文的颜色与四大元素的颜色一致,分别是红、黄、蓝、绿,而这里的红色、黄色、蓝色符文都很正常,唯独代表水元素的绿色符文黯淡无光,给人一种随时要熄灭的感觉。

这并不奇怪,国王告诉过维克多,符文水晶的符文体系对应炼金塔的功能,而炼金塔也有崩溃的时候,这显然就是个残缺的炼金塔。但是,维克多肯定带不走四个看得见摸不着的符文!

维克多把手放在放在四大符文中间,观想符文水晶还原的景象,他打算让它们重新回到最初的状态,再另想办法。然而意外发生了,四大符文高速旋转起来,迅速凝成一点,融入维克多的手心,消失无踪!

维克多大惊失色,他仔细观察自己的手心,又动了动手指,没有发现异样的感觉。稍稍安心,他又开始努力观想符文水晶的模样,试图把符文水晶从手心里唤出来。维克多可不想把自己手砍下来交给国王摆弄。

符文水晶没有任何响应,维克多挠了挠头,对身边的雷诺问道:“你刚刚看到符文水晶融入我的手心吧?”

“嗯!我看到了。”雷诺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大人,我看的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符文水晶被您的手吃了!”

“不错,会说笑话了。”维克多拍了拍雷诺的肩膀,说道:“一会记住我教给你的说辞,不要在索洛托面前露馅!我们回去吧。”

无论如何,符文水晶已经到手,剩下的事情交给国王处理,反正维克多是不会把自己手砍下来的。

队伍向营地走去,维克多走着走着就感觉到不对劲,他的体力在迅速消逝,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竟然气喘吁吁起来!

以维克多现在的体能,背负上百磅的装备可以轻松地跑个马拉松,还能在地球上拿个冠军。可现在,才走几百米他就已经累的两眼发黑,几欲晕倒。

“守护我!”维克多当机立断,盘膝坐在地上,观想金蟾蛰伏,生命潜藏。

-调整呼吸,捋清杂念,维克多很快进入无悲无喜,无内无外的潜藏状态。这一次不同以往,维克多完感觉不到外界的信息,体力消逝的速度慢了下来,但仍然在逐步降低。

维克多意识到死亡正在逼近,但-将恐惧、紧张、焦虑这些负面情绪驱逐地干干净净。维克多始终保持观想金蟾蛰伏的专注,他脑海中一片漆黑,心灵却无忧无惧。

此刻,时间已经变得没有意义,无知无觉中维克多“看”到身体中的光亮,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状态——内视!

维克多惊讶地“看”到四个符文排列在自己的体内,红色符文居上,蓝色符文居左,黄色符文居右,绿色符文居下。那个黯淡的绿色符文正源源不断地吸收他体内绿色的光华,每吸收一点,就明亮一分。维克多明悟到,这个代表水元素的符文正在修复,而他自身的水元素成了符文的补品,只要体内的水元素被符文吸干,就是他的死期!

除非符文修复完毕,否则这个过程无法中止!可是,体内的水元素显然不足以修复绿色符文,而维克多也发现虚空中的水元素正通过他的呼吸被纳入身体,这才是金蟾秘形恢复体力的奥秘!

维克多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自身与虚空水元素的交互上,加速吸纳外界水元素以补充自身的损耗是他唯一的生机!

随着观想的深入,维克多对水元素的体悟不断加深,隐隐悸动的血脉也越来越活跃,不知何时,血脉澎湃涌动,由开始的小溪流变成滔滔长河,虚空水元素不断地涌入他的体内。

维克多先“看”到绿色符文由黯淡转为明亮,接着又光芒大作,连带其他三色符文也跟着亮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活泼的风元素环绕在维克多的身边,诉说着对他的喜爱,流动的水元素也在抚慰他的心灵和身体,-再也压制不住源自血脉中最原始的共鸣。维克多长啸而起,睁开双眼才发觉天色已黑。

环绕在身边的风让维克多心中一动,他前面使用过苍蓝之刃,正常情况下这时候再进入风行状态会感到精神虚弱,但此时他却觉得自己精神饱满,体力充沛,而且他察觉到自己能够激发血脉,调动体内的水元素,并由此补充精力和体力。

虽然这项能力已经沉寂下来,但维克多确定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再次激发新能力。这种感觉发自本能,清晰的毋庸置疑!

体魄、精神、感知、生命。观测了自身的元素属性,维克多注意到生命属性由最初的点提升到点,一举超过感知属性,成为他目前最高的元素属性。

看到在周围警戒的炼金民兵,维克托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向雷诺问道:“这是第几个夜晚?”

“大人,这是第一个夜晚。”雷诺答道。

“不是几天几夜,那就好。”

维克多笑了笑,心念一动,手掌上立刻浮现出四个旋转的符文,那个绿色符文已经恢复了明亮,它们随着维克多的意志不断演变成水晶形态和符文形态。

“要不是激发了血脉中的新能力……差点被你活活吸干!以后这个能力就叫激活!”

维克多心有余悸地看着四个符文在手心旋转,这件事情让他意识到自己虽然有炼金帝国的权限,但终归不是炼金师,而符文水晶明显需要炼金师来修复。这次幸好是水元素符文由缺陷,要是换成土元素符文或者火元素符文,他绝对难逃一死!

看到土黄色的符文,维克多猛然想起戈隆侯爵轻松具现虚空土元素的场景,戈隆侯爵曾说过巅峰骑士沟通四系虚空元素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炼金塔四系俱,四系符文又在炼金师的体内修复难道,炼金师都是巅峰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