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ise小樱桃

何一舟坐在看台上,眉头轻蹙。

虽然手下坐拥身为江海市武术界第一人的严天罡,但是他现在真是开心不起来。

之前突然冒出来一个蒋如豹,就让他有些心里发寒,而后又蹦出来一个神秘的林大师,把蒋如豹那种人物都给一巴掌拍死了。

跟他们比起来,严天罡还真的有些不够看。

但是无奈,他手下最厉害的,也只有严天罡了。

现在,也只能期待那位林大师别出场,还有九爷那边没有比蒋如豹更厉害的人了。

台上,严天罡跟对面那个泰拳选手已经打成一团。

虽然严天罡用的是太极拳,但是却又不同于一般意义上表演用的太极,打起来相当的凶猛,一开始居然就隐隐的有点压制住了对面的意思。

“穆先生,说他们二人,谁更胜一筹?”看台一角,一个年轻人开口,显得很感兴趣。

“那个用泰拳的,终究只是在用招式还有速度苦撑而已,而那个严天罡已经修炼出内劲,是他赢了。”穆先生沉声开口。

而就在他分析完的时候,那泰拳选手突然开始了一阵猛攻,似乎也知道继续这样拖下去肯定是自己要先被耗死。

他先是一击凶猛的肘击朝着严天罡打了过去,而后紧接着一双腿接连爆踹而出,直取严天罡胸口的名门。

简单清新小美女冬季干净私房写真

严天罡冷哼一声,先是躲过肘击,而后直接一手稳稳的抓住了对方的一只腿。

虽然在一瞬间巨大的力量让他也不由得闷哼一声,但是下一秒那泰拳选手直接被他在台上轮了一个圆,而后直接丢下了台去。

“轰!”

一声巨响响起,那泰拳选手直接落在了看台上,砸坏了好几张椅子才停了下来。

“承让。”严天罡背负双手淡淡开口,不过他的对手是听不到这话了。

“卓俊杰,建邺区的那家酒店,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何一舟哈哈大笑,相当的满意。

而就在他的旁边,卓俊杰也坐在那里,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摇起头来。

“卓俊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服?”何一舟一皱眉头,眼中闪过一道寒意。

而这时候,从后边响起一道苍劲的声音来:“比赛才刚开始,不急,不急。”

“九爷?”

看到来人,何一舟顿时脸色一变,瞳孔一缩,冷哼一声:“九爷,就算是江湖上的老前辈,但是也不能坏了我们地下擂台赛的规矩。”

“那是自然。”

九爷淡淡一点头,他的身后走出一道黑影,而后居然直接朝着台上飞了过去!

没错,就是飞。

那道黑影脚尖一用力,直接横跨三四十米的距离,从看台上一跃上了擂台,在众人看来,无疑就是直接飞上去的。

“区区内劲小成,也敢在这里丢人现眼?滚下去吧!”

一道如同雷霆一般的声音爆发而出,一道音波扩散而开,台上的严天罡神色大变,想要躲闪,但是根本无处可逃。

“噗!”

一张嘴,严天罡直接张嘴喷出一大口血来,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对面那人。

“……是何人?”

严天罡一脸不敢置信之色,自己已经成为内劲武者,而且小有所成,居然被对方一个照面之下手都没动就给伤到了?

“江州,蒋如龙!”

来人沉声开口,那声音简直如同炸雷一般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边落下。

“什么?他就是江州蒋如龙?”

“隔空伤人,宗师,这是宗师级的人物啊!”

不少看客面面相觑,都露出了深深的惊恐之色。

何一舟的脸色更是顿时大变,变得相当的难看,一片铁青。

他没想到,九爷居然能把江州蒋如龙都给亲自请来了。

而且,这蒋如龙,居然比传闻中的还要厉害,能隔空伤人,这无疑是已经达到了宗师之境啊!

这样的人物,凭借自己手下的人,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刹那间,何一舟就宛如老了好几岁,轻叹了口气,瘫坐在了座位上,一脸的无可奈何。

而在远处,那年轻人的神色都不由得眉头一皱,一脸的凝重:“蒋如龙居然真的已经迈入了宗师之境,这下看来我们江州都要变天了。不知家里人可已知道这件事情,得赶紧把消息传回去才行。”

化境宗师,本身就能自成一股势力。

而蒋如龙,一看就是个野心勃勃之辈,成为宗师之后,势必会要在江州分一杯羹。

他旁边的穆先生脸色阴沉不定,半晌,才松了口气,摇了下头。

“他还没入化境,依旧只是内劲巅峰,只是……他似乎掌握着什么秘法。”穆先生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之下。

内劲外放可以说是化境宗师的专利,如果有一种秘法能让内劲武者都能内劲外放,那绝对会让每一个内劲武者都为之疯狂,他也不例外。

“这倒是有意思了,不知道这蒋如龙跟那林大师,谁能赢。”年轻人不由得眼中闪烁着一阵兴奋的光彩。

而在远处,另外一个年轻人此时握紧了拳头,脸色也相当的难看。

如果林君河在这,会发现这个年轻人他认识,正是方珂珂的同学,张文斌。

此时他坐在轮椅上,身后跟着两个人。

“任先生,那江州蒋如龙,可有把握对付?”张文斌神色相当的阴沉,转头看向身后一人。

那个被张文斌看着的中年男子顿时苦笑起来:“张少,这江州蒋如龙成名已久,宗师之下恐怕无人能敌啊!”

听到这话,张文斌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难看起来。

该死的,自己前几天才在森林里被那该死的畜生给打断双腿,吃了人生中第一个大瘪。

想要抓住地下擂台赛这个机会在外公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没想到却突然冒出来一个蒋如龙,把自己的计划盘打乱。

该死,该死啊!

张文斌愤怒的用拳头敲打着轮椅。

而此时,台上,蒋如龙淡淡扫了严天罡一眼,冷哼一声,背负着双手,一脸的高傲。

“就,还不配让我出手,自己滚下台去吧!”

听到这话,不止是严天罡,就连一众观众都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蒋如龙,实在是太傲了,但是他也确实有实力。

怎么办?

难道只有那神秘的林大师可以治得了他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