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xyz

席正梃拉着她坐下,柔声道:“我说过,别人有的,都要有,别人没有的,也要有。”

当初席正梃不过是在等着尹婉竹和卓海岳、齐紫茹相认。

现在,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她不是他们的女儿。

那他就可以开始着手自己和尹婉竹的婚礼了。

他怎么可能让她只是拿本结婚证就这么跟了自己。

太委屈了。

不管她是不是卓家的大小姐,他都会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想把最好的一切给她。

“是指,新婚蜜月?”尹婉竹讶然。

他们都结婚半年多了好吧!

“嗯,想去哪里?”席正梃又问。

她身上是身体乳淡淡的香气,很好闻。

清纯美女夏日里和小相机的阳光拍摄

尹婉竹盯着他:“一定要去?”

“当然,婚礼,蜜月旅行,一个都少不了。”席正梃颔首。

尹婉竹笑:“那就去巴黎吧,听说很浪漫。”

“好,说哪就去哪。”席正梃宠溺的点点头。

尹婉竹喜笑颜开:“正梃,真好。”

今晚上席亦宁对着卓彦婷甩脸子,尹婉竹可是瞧见了。

按理说,席亦宁还不知道卓彦婷的真实身份,这就这么对卓彦婷,还真是……得到手就不珍惜了?

一对比,席正梃简直太完美了。

他对她是从一开始的冷漠到温柔,再到如今的有求必应。

尹婉竹觉得自己很幸福。

“老婆,太容易满足了。”席正梃揉揉她的发顶。

尹婉竹只是蜷缩在他怀里,眉眼带笑。

席正梃低眸看她卷翘的睫毛:“老婆,婚礼想在哪办?想要什么样的婚礼?中式的还是西式的?还是想中式西式都办一次?”

“嗯?”尹婉竹再度惊讶的看向他,“婚礼?”

席正梃颔首:“嗯,婚礼。我想过了,M酒店已经让席亦宁和卓彦婷包过场了,没意思。我们可以去国外办。”

“真的要办啊?”尹婉竹震惊不已。

席正梃说度蜜月,尹婉竹觉得没什么,就当作两人出门旅行一趟好了。

可是举行婚礼这个……阵仗太大了吧?

“一定要办。”席正梃很郑重的点头,“不过马上过年了,等明年春天,穿婚纱也不会冷。”

尹婉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席正梃竟然连她穿婚纱冷不冷这个问题都考虑到了。

真是无微不至。

“不开心?”席正梃见她不说话,捏住她的下颌,让她看向自己。

尹婉竹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

“正梃,知道我现在无依无靠,所有人都说我配不上,可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席正梃捧住她的脸,理所当然的反问:“我对我老婆好,有问题?”

尹婉竹摇头:“没问题。”

只是太好了。

好得她都觉得不真实。

曾经尹婉竹以为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是尹母,可当她的身份被揭开,尹母立刻变了一张嘴脸。

待她如仇人。

只有席正梃,始终如一。

席正梃拥住她,柔声道:“让我好好想想。”

反正M酒店是不会去的。

尹婉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正梃,我都听的。”

她才二十岁,对婚礼也是有向往的。

可一时间让她具体形容出来,她也形容不出来。

她听席正梃的安排。

席正梃笑:“老婆,我不会让失望的。”

……

席家。

席正梃突然成了席氏最大的股东,又成了席氏的执行总裁。

让赵丽娟夫妻俩慌得不行。

一家四口回了他们的小别墅,坐在客厅里,除了卓彦婷,个个都是神色凝重。

席红详看向卓彦婷:“彦婷,明天回卓家,主动和爸提让他支持亦宁的事情。”

卓彦婷突然被点名,愣了下,旋即为难的说:“爸,我不确定我爸会不会答应?”

赵丽娟道:“怎么会不答应?他们就一个宝贝女儿,将来卓家、席家都是和亦宁的,他肯定要帮着亦宁才对。”

卓彦婷垂下眸子。

其实她的心里很清楚。

卓海岳一定不会站在席亦宁那边的。

卓家的一切,是留给他们的亲生女儿的。

但现在,她不能露出马脚来。

席亦宁瞥了眼卓彦婷,道:“他们自然会帮着他们的女婿。”

只是,不是他席亦宁,而是席正梃!

他真是个大傻子!

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

席亦宁站起身来:“爸妈,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些工作没做,我先回公司一趟。”

他却没有和卓彦婷这个新婚妻子交代一声。

“亦宁!这孩子,今晚是的新婚之夜!”赵丽娟跟着站起身来,席亦宁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卓彦婷难堪的攥紧了手指。

赵丽娟看她一眼:“彦婷,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回门呢。”

说完,赵丽娟便拽着席红详回屋了。

留下卓彦婷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

卓彦婷死死的咬牙,眸子里都是恨意。

席亦宁!

那渣男竟然这么对她!

就算是他心里肯定她不是卓家的女儿,他也不该这么对她。

简直过分!

……

而此刻的M国。

尚可瑶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个失眠的晚上了。

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枯坐到天亮。

那晚席正梃拿枪打哥哥尚恒的景象,一幕幕的在她脑海中回放,就算是睡着了,她也会直接被惊醒。

噩梦连连。

那样的席正梃,真的好可怕。

所以手机响起来的第一时间,她便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是尚洁。

今天是席亦宁和卓彦婷大喜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

席家的小少爷最终娶了个冒牌货。

尹婉竹的利用价值也算是彻底用光了。

所以尚洁按捺不住,第一时间给尚可瑶打了电话。

她自然是觊觎席正梃的,但她不能自己出手,她要让尚可瑶去找席正梃和尹婉竹,等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她正好渔翁得利。

怀着这样的心情,尚洁给尚可瑶打来了电话。

“喂。”尚可瑶的声音有气无力。

最近都睡不好,也不怪她。

“喂,七小姐,我是尚洁,今天席亦宁和卓彦婷结婚了。”尚洁激动的说道。

尚可瑶淡淡反问:“然后呢?”

尚洁愣了下。

然后呢?

尚可瑶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席亦宁和卓彦婷结婚了,这意味着什么,她不是很清楚吗?

她竟然问她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