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tv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没有。”尹婉竹立刻摇头,“我爸嗜赌成性,我根本不可能给他那么多钱,是席亦宁非要给!我说这次算我欠他的,下次再给,我绝对不会搭理。我才不想成为我爸的提款

机。”

席正梃的唇角露出浅笑,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做得很好。”

干净、果决的拒绝尹振兴,又和席亦宁之间说得清清楚楚,不愧是他席正梃看上的女人。

她才二十岁,却聪慧过人。

尹婉竹没想到会得到席正梃的夸奖,她有些意外,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男人性格古怪又冷漠,能听到他的夸奖,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之前我去当礼仪是为了赚钱还给席亦宁。”尹婉竹又和席正梃解释。

既然事情说开了,那就将一切都解释得清清楚楚的。

“叮。”

她的话刚落地,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

夏天的心情

“去还给席亦宁,我们不欠他的。”席正梃放下手机,说道。

“嗯?”尹婉竹愣了下。

她反应了几秒,立刻去拿手机,屏幕上显示一条信息,是席正梃给她的微信转了十万块钱。

他说,我们不欠他的。

我们。

“问他要银行账号,直接转账给他,们不用见面。”席正梃补充道。

尹婉竹点了收钱,抬眸看向男人,对上他深邃的眸子,她的心里竟然泛起丝丝甜意,她轻声道:“正梃,好霸道。”

下一瞬,她的心里却涌起浓浓的愧疚感。

这一次,是误会,他就生那么大的气。

可她和尚骞之间,那是实打实的背叛,尚骞还是他的朋友,如若有一天正梃知道了这一切,他能承受得起吗?

之前因为他那么对她,她心里面的愧疚感消散了许多,现在又回来了,比之之前更甚。

尹婉竹垂着眸子,微微咬牙。

该死的尚骞!

“嗯。”席正梃一把将她拥进怀里,长指抓着她柔软的发,那颗坚硬的心也变得柔软了些,“我席正梃的太太,自己养,太太的爸爸,也该我养。”

“正梃……”

尹婉竹伸手环住男人结实的腰身,太过于愧疚,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看着虚空的一点,语气坚定,“我不会任由我爸爸去赌的,他赌,我才不会给他钱。”

那是个无底洞,尹婉竹不是个傻子。

“有分寸就好。”席正梃颔首。

她很聪明,不需要他多说。

事情说开了,尹婉竹心里面的疙瘩就消失了。

之前想着要离开席正梃的心思也不复存在了。

他们是闪婚,不存在感情,所以她只图席正梃对她好不好。

显而易见的,他对她很好。

那天的行为是个误会,若是换了其他男人,或许尹婉竹还要挨一顿打。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私会”前男友,还“卿卿我我”。

席正梃算是很稳重了。

如今,她的心里只有对男人的愧疚了。

尹婉竹缓缓的松开拥住男人的手。

“婉竹,喜欢吃牛排吗?”席正梃突然问。

家里的餐点还是以中餐为主,毕竟两人都是中国人,尽管席正梃离开中国十年,可他的口味没变。

“喜欢黑胡椒汁口味的。”尹婉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转换话题,还是如实回答。

席正梃颔首:“南边新开了家牛排店,明晚我们一起去吃?这件事情,就算翻篇了,嗯?”

尹婉竹微微勾唇:“用一顿饭就补偿我了?”

“想要什么?”席正梃问。

WZ品牌正在筹备,暂时不告诉她,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女孩子,应该也是喜欢惊喜的。

他虽然没谈过爱,但他智商过人,可以通过余可飞的话举一反三。

尹婉竹盯着男人深邃的黑眸,看到他眸底的真诚,仿佛她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她轻声道:“正梃,我发现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男人微微挑眉。

“对我,似乎没以前那么冷了。”尹婉竹说道。

往常,虽然两人躺在一起,尹婉竹还是觉得,席正梃整个人漠然得很。

特别是一个月前,她感觉自己每天和块冰块躺在一起一样。

可就是从酒店回来后,他亲近她,抱她,吻她……

而这一次,更不一样了。

她终于能感受到,这是个活生生的人,是她的丈夫。

会因为她和前男友见面生气,会给她钱,说,我们不欠他的。

很多很多不一样了。

“哦。”席正梃淡淡的应一声。

她是他的妻子,最亲密的人,他没有可以对她冷漠,只是性格使然。

尹婉竹刚才还夸他了,发现男人又冷着一张脸了,她简直哭笑不得。

她笑着问:“正梃,明晚有空吗?”

席正梃颔首:“工作差不多忙完了,后面不会太忙。”

他花了近三个月铺线,终于大功告成,接下来,游戏终于要开始了。

那些亏欠他的,他都要一一讨回来。

“那好吧,好困……”

尹婉竹伸了个懒腰。

心里的结解开了,她很放松,就有些犯困。

她在被子里躺下来,缓缓闭上眼睛。

席正梃伸手熄灯,也躺下来。

他的腿是“残”的,他一下一下的往下面挪,将平整的床单弄出好多褶皱来。

尹婉竹看着他的动作,心里泛疼,伸手拉住男人睡袍的一角:“正梃,对不起,之前我不该故意气那样骂的。”

席正梃愣了下,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没事。”

他根本不是瘸子,她那些话,无关痛痒。

他的小妻子性格真好,大大方方,坦坦荡荡,错了就道歉,没错就坚决不低头。

犯倔的时候,很气人,也很可爱。

尹婉竹还是有些内疚,以后,她要对他更好一些。

尹婉竹在席正梃的怀里,缓缓的进入梦乡。

席正梃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确认她真的睡着以后,他从床头柜将药瓶拿出来,小心仔细的将药水抹在她下颌角的伤痕上。

既然她不知道,知不知道也无妨了。

擦完药,席正梃用湿纸巾擦了两遍手,这才拥住尹婉竹,在她唇角印下深深一吻,相拥而眠。几天来的别扭,争锋相对,误会,在这一刻,终于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