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无限二维码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

渡鸦镇内热闹非凡,空地上升起了一堆堆篝火,橘红的火舌拼命想要舐舔铁架上的羊肉,却只能品尝到滚烫的油珠。伙夫取下金黄色的烤肉,马上又架上还在滴血的羊,女人们负责把香气四溢的烤肉端上木桌,她们一边踹开蹿来蹿去的猎狗,一边痛骂试图摸她们屁股的男人,那些得逞的人少不得要挨上几记响亮的耳光,然后在众人的哄笑中洋洋得意。一大群孩子光着脚在烂泥地里跑个不停,他们在追逐一个秃顶胖老头,期望能从他的手里分到一小块糖。

盖瑞神父狼狈不堪,崭新的教士袍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油手印,面对这群嗷嗷叫的小崽子连至高主赐予的神术也帮不了他,负责保护牧师的圣武士则憋着坏笑,完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别扯,别扯,每个人都有,哦,这可是件新袍子。”满头大汗的盖瑞神父终于在熊孩子当中看到了救星,“贝尔蒂娜!亲爱的小姑娘,管管你的手下,看在至高主的份上。”

贝尔扬起红扑扑的小脸,伸手说道:“神父爷爷,把袋子给我,我替你发放。”

“小宝贝,这可不行。除非你披上白袍。”盖瑞神父笨拙地躲开无数双小手,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小丫头,但教会的东西只能由神职者发放给民众,这是规矩。

“那你每发一块糖就要奖赏我一块。否则我就不帮你。”贝尔蒂娜转动眼珠,提出了条件。

“发三块奖励你一块。”

“大家抢啊!”

“别抢,别抢……好吧,你赢了。”在几个熊孩子爬到自己身上之前,胖神父向孩子王举手投降。贝尔蒂娜开心地连连点头,她的几个狗腿子立刻把乱糟糟的熊孩子排成了一溜长队。

“你一块,贝尔一块。下一个……”胖神父将一个糖块塞给贝尔,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真是个贪心的小家伙,为什么不能像你的主人那样慷慨?兰德尔阁下可是捐了7头牛、60只羊,20口野猪,用来举办这次赈济……这些粗糖,你难道还要带回去?”

贝尔蒂娜心满意足地将粗糖放在侍女服的小兜里,头也不抬的说道:“正是因为主人慷慨,我们才要吝啬。”

蓝眼美女的温柔

“呃……谁教你的?”神父一边发糖,一边问道。

“莉莉娅夫人。”

“这真是至理名言。”

盖瑞神父受到渡鸦镇上上下下的热烈欢迎,他认不得所有人,却记住了刚刚见面的贝尔蒂娜,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特别可爱的小丫头有一位巫师父亲,而且强的离谱。

伊莫森最逆天的能力并非异化生物,而是沟通意志。这项巫术无需施法,完属于被动天赋,既可以控制动物,还能与兽人无障碍交流。如果维克多是伊莫森,他会先用强大的异化生物奴役一批具有智慧的地精和狗头人,组织地精奴仆从事生产建设,捕猎采集,种田开矿,壮大实力之后,再征服半龙人部落,就算不能在大沼泽里称王称霸,至不济也能过的很舒服。可惜,伊莫森从心底里仇视兽人,甚至无法接受自己变成巫师的现实,他用自我流放的方式折磨自己,空有一身强大无比的本领,活的却像个野人,连带贝尔蒂娜也跟着他受苦。

传统教育禁锢人的思想,眼界决定了一个人的成就,世人的短处恰恰是我的优势。维克多心想,他顺手关上窗户,返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大厅内烛火通明,领主的晚宴刚刚结束,橡木桌上的美酒佳肴已经撤下,布茨等一众人正等着维克多问话。

“盖瑞神父举行了祈祷和赈济,渡鸦镇民心已定。布茨,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维克多抿了一口咖啡,开口问道。

“大人,我已经勘察过了。”布茨胸有成竹,站起来说道:“大人您的这片土地虽然有1300平方公里,但山多地少,土地算不上肥沃,只有一条溪流,一个湖泊,最多开垦2万多亩的农田。我和老哈姆合计了一下,打算先修建牧村,种植苜蓿,畜养牛羊马匹,再组织人手挖掘溪流水库,开垦农田。预计三年内,我们能开辟出5万亩耕地,修建三座村庄。”见维克多未置可否,布茨连忙补充了一句,“大人,我保证这里的村镇会像山丘营地那样干净整齐。”

维克多最早的追随者都了解自家大人对环境卫生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渡鸦镇收留了1000多邋里邋遢的自由民,镇子里面可不太干净。

维克多摇头失笑,说道:“布茨,渡鸦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由民留下来。”

渡鸦镇偏僻又荒芜,维克多认为这里应该是流放罪囚的好地方,至少目前如此。渡鸦镇的第一批开拓者是布茨率领的300多山民,他们曾经流散在兰德尔领,又被维克多暗中控制。第二批迁徙者约500多人,分为60多个家庭,主要是布里亚特家族的士兵,因背叛朱蒂母子而遭到清算。当初,维克多射杀奥斯丁布里亚特之后,俘虏了一批士兵,他们一直在兰德尔领服苦役。后来,朱蒂重掌家族大权,她罚没这些士兵的财富和土地,驱逐他们的家人。维克多把那些人要了过来,不但赦免了他们的罪责,还给予他们领民的身份,条件就是必须迁往渡鸦镇,为兰德尔家族开拓领地。

这些山民算是维克多的老部下,虽然谈不上忠心耿耿,但他们习惯服从强者,彪悍勇猛却没有多少花花肠子,是渡鸦镇最核心的力量。至于那些俘虏,他们原本就是封臣士兵,有能力有见识,对维克多心怀感激,渴望成为兰德尔家族的封臣,而开拓北境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唯独新加入的自由民靠不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肯定会设法离开渡鸦镇,前往更加安定富庶的索伦子爵领谋生。

“我不会赐予他们领民的身份,但渡鸦镇确实需要这些劳动力。”维克多说道:“另外,你是渡鸦镇的镇长,不是土匪头子,别想着用恐吓的手段强迫他们留下。听明白了吗?”布茨尴尬的点点头,他确实只有这个办法。维克多继续说道:“盖瑞神父这次过来,意味着渡鸦镇从今以后就算走上正轨了。”

“什么是正轨?我估计你们也说不上来。”维克多拍了拍手,几名士兵提着三个木头箱子走进大厅,打开箱盖,里面是暗红色的铜币。布茨等人一个个瞪圆了眼睛,铜索尔虽然不值钱,但满满三箱的铜币还是惹人眼晕。

“渡鸦镇原先公私不分,职责不明,镇民干活没钱拿,就像个自由民营地!呵呵,幸好你们的手下大多是山民……现在不行了,自由民有教会撑腰,谁还愿意白干活?”

“这里是三十万铜索尔,成色十足。”维克多抓起一把铜币,任由它们从指间滑落,砰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自由民来去自由,干活拿钱,开拓三年即获得领民身份,这是他们的权利。不过,想让他们留在渡鸦镇,光有这些还不够!”

“渡鸦镇参照兰德尔领的规矩,自由民出入自由,免收过境税,不但有工钱拿,还有免费房屋居住,采集狩猎可以保留两成收获,同时要确保他们的人身财产安。”

维克多停顿了下,问道“老哈姆,你手上的士兵够用吗?”。

“大人,渡鸦镇有40名精锐士兵,10名家族护卫,60个山民猎手。”老哈姆站起来答道:“原先是够用的,现在领地扩大了四倍,这点人手恐怕照顾不过来。”

维克多点头道:“我这次给你带来64个佣兵,他们曾经是布里亚特家族的封臣士兵,现在以佣兵的名义为我效力。我把这些人就交给你,你要尽快建造岗哨,安排巡逻队,确保领地的安。唯有如此,自由民才会放心。”

“遵命,大人。”老哈姆乐呵呵的道:“山民个个都是好猎人,就是不会骑马。有了这批人手,渡鸦镇总算有足够的巡逻骑兵了。”

维克多回到座位上,对莉莉娅问道:“亲爱的,渡鸦镇的人员和财产情况统计出来了吗?”

“嗯。”莉莉娅颌首道:“渡鸦镇目前有104户领民家庭,共3人,自由民1103人。耕地11000余亩,387头牛,2303只羊,733只猪。”莉莉娅面向布茨,吩咐道:“布茨,尽快把土地分给领民家庭,每个家庭租种80亩地,可以保留3成收获。另外,我给渡鸦镇留下2000金索尔和4000银索尔,第一批领民家庭可以得到3枚金索尔,第二批领民家庭得到1枚金索尔。这样他们才有钱雇佣自由民帮工。总之,渡鸦镇以后要按照村镇的规矩办事。”

“如您所愿,夫人。”布茨深深地鞠躬。

维克多示意布茨和老哈姆坐下,摇头道:“渡鸦镇离兰德尔领太远,我不会再运生活物资过来了。我已经和盖瑞神父说好了,他会促成渡鸦镇与索伦子爵领的贸易往来。渡鸦镇今后的生活物资可以在索伦子爵领购买,包括粮食和食盐。盖瑞神父的条件是开通渡鸦镇到索伦子爵领的公共马车,每天至少两班。”

“布茨,你先带人修建连接索伦子爵领的道路。”

布茨犹豫了半天,嗫嚅道:“大人,自由民赚到了工钱,他们会搭乘马车前往索伦子爵领谋生。这样的话,渡鸦镇很快就没钱可用了……”

“所以,你得想办法赚钱。”维克多笑道:“我在渡鸦镇西侧的山区安排了一座山寨,他们既是渡鸦镇的后援,也负责采集山货。派人和他们联系,把山货运出来,加工成商品,再卖给索伦子爵,或者北边的内古斯子爵。”

“除此之外,渡鸦镇不收取商队的物资过境税和商品采购税,只收取百分之七的商品交易税。如果商队用卖东西的钱采购渡鸦镇的商品,他们商品交易税也可以免掉。我相信渡鸦镇很快就会变成商贾云集之地,赚的盆满钵满。”

布茨一头雾水,他眼巴巴的瞅着笑容满面的维克多,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过境税我知道,这个……采购税和交易税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关税啊……呃,好吧,我们换过说法。来买东西不收税,来卖东西收税,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布茨喜笑颜开的说道。

地球的16世纪中业到18世纪中业,西欧国家盛行重金主义,外国人来本国贸易的时候,必须将其销售的商品所得部用于购买本国货物,从而达到限制金银外流的目的。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做法,因为金银不等同于货币,不流通的货币也不等同于财富。

维克多不了解贸易保护主义的历史,但他格外需要金币。领主如果为了存储金索尔,拼命出售领地资源,那他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蛋,而维克多却能把金索尔换成炼金生物。虽然炼金塔也可以吸收物资,但维克多隐隐觉得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他宁愿用金币喂饱炼金塔的胃口。

另一方面,渡鸦镇的体量远不能野柳城相提并论,它对商品需求有限,但它掌控雷利尔山脉中的资源,同时也是冈比斯与多铎王国的贸易口岸。在野柳城,各家商队之间可以相互贸易,布里亚特家族从中抽税。在渡鸦镇,购买商品不用交税,出售商品要缴税。商队为了避税,只能把货物卖给渡鸦镇,再从渡鸦镇购买货物。这样一来,维克多就成了中间商。

中间商赚差价,那可比收税爽多了。

说到底,野柳城是各大领主相互妥协的结果,布里亚特家族没有实力拿大头,只能收一收百分之三的交易税。而维克多有能力保证自身的利益,他根本不需要客气。

完成了对渡鸦镇的发展规划,下面就要解决渡鸦镇的人事问题。

“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琳达现在是家族的监察官,家族治安官是芒克。”维克多对布茨和老哈姆说道:“渡鸦镇现在也需要治安官,我会让芒克从治安所抽调人手担任你们的治安官,三年一换。另外琳达将派遣手下不定期调查渡鸦镇的情况,我要求你们无条件的配合琳达的工作。听明白了吗?”

布茨和老哈姆面面相觑,可看到领主大人深邃幽冷的眸子,他们心头一紧,齐声道:“遵命,大人。”

维克多神色稍缓,轻声问道:“听说你们各自都有了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布茨老脸一红,老哈姆则红光满面的说道:“是的,大人。我的女人给我生下了一个小崽子,像小马驹那样讨人喜欢。布茨也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等他们长到八岁,就把他们送到银月庄园,接受爱丽娜夫人的侍从教育。”维克多含笑说道:“至于他们将来能不能继承你们的职务,那就要看他们的本领,总要比你们强才行。”

“多谢大人!多谢夫人!”布茨大喜,他拉着老哈姆躬身说道。维克多提出治安官三年一换,布茨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非常担心自己镇长职务也有任期,现在他心里石头算是放下来了。

维克多对布茨心态了若指掌,他勉励道:“我不会忘记你们开拓渡鸦镇的功劳,只要你们勤勉任事,我保证你们可以一直干下去,渡鸦镇毕竟是你们的心血,也是你们的家。”

维克多取缔兰德尔领村长世袭制,有利于提升效率,但并不适合渡鸦镇的情况。

“铁打衙门流水的官”后面还有一句:千里当官只为财。流官要么磨洋工,混资历,要么贪污腐弊,千年不变。这主要是因为流官人浮于事,不以地方为家,不可能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也是华国古代有千年家族,没有千年皇朝的原因。如果维克多是冈比斯的国王,在当前的条件下,他也只能采取分封制度。兰德尔领巴掌大点的地方,又在维克多眼皮子底下,自然翻不起什么水花,而渡鸦镇孤悬于外,需要镇长和守备官尽心尽力才能确保它的繁荣安定。

布茨和老哈姆的能力一般,却是维克多目前可以信赖的人手。兴盛的渡鸦镇必定会遭到各方势力的觊觎,他们两人也许应付不了太复杂的局面,但维克多有大义名分,再牢牢掌握司法权就不怕渡鸦镇倒向其他势力。炼金龙蜥和迅鸟轻骑可不是摆设,必要的时候,维克多会给野心家一个惨痛的教训。

“今天谈话到此结束,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维克多挥退了众人,向莉莉娅问道:“费米他们出发了吗?”

“嗯,费米带着他的红隼佣兵团已经前往内古斯子爵领了,交付粗糖之后,他们将转道前往多铎王国的巨鹰城,然后一路北上,设法收复沿途的山民村寨。”莉莉娅蹙眉问道:“不过,红隼佣兵团既没有商人随行,也没有携带与山民贸易的物资,甚至连手推车都没有。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巴罗尔就在巨鹰城,他已经为费米准备好了一切。水银花了我这么多钱,总算有点用了。”

莉莉娅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对了,我前面接到渡鸦的传讯,信上说有客人在平湖镇等您。”

“什么人?”

莉莉娅脸色古怪的道:“亚伯勋爵,索菲娅夫人的管事。”

“亚伯勋爵?当初就是他把我一个人丢在黑堡镇。我还以为他是王后的人,没想到他还在为索菲娅效力。呵呵,有意思。”维克多笑了笑,说道:“我们明天就回平湖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