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视频安卓版下载

♂? ,,

“站住!”

“别跑!”

市集沸腾了,众人一窝蜂地追了出去。

他们怒气冲天,只想逮到这小子,狠狠地杀一次。

唐昊狂奔而去,一会儿就甩开了他们,在一僻静处蹲下,解下了腰间的袋子。

哗啦啦!

一倒出来,白的,黄的,各色灿灿的光华晃花了他的眼。

哇!

他禁不住赞叹了一声,心花怒放。

“一,二,三……”

他按捺住激动之情,一块块数了过去。

清纯美女如水中花轻盈美妙

“白金十九块,黄金一百七十二块,黑铁两千多块!了,真的了!”

这么多的碎片,如果让他自己去挖,那起码得好几个月,说不定还不止,因为白金碎片太难得了。

“唉!可惜了!”

接着,唐昊一阵惋惜。

当时还爆出了更多的碎片,但却没法部收入囊中,只能让别人捡了便宜。

当然,浪费的也只是黑铁,黄金和白金,他一个都没漏捡。

不过,相比黑铁,这两样太少见了,一般人打到这两种碎片,都会想方设法存起来,很少带在身上,爆出来的也不多。

他算了一下,按照十换一的兑率,这么多碎片换算成白金,那就是六十块左右,而一本最普通的三等功法,那也得一百块白金起步。

如果换成黄金,那就是六百块,倒是可以换一门。

四等功法,起兑是五百块黄金碎片。

唐昊有些犹豫,现在的情形相当尴尬,是再攒一点,到时候兑换一门三等,还是现在就用了,兑一门四等?

“算了,还是先兑吧!万一被爆了怎么办!”

一想到那么多人都想杀他,唐昊决定还是稳妥点,先兑了再说。

“我要兑换!”

唐昊朝天吼了一声。

片刻后,云层裂开,一道光芒照射下来,内里有一本金色的册子。

唐昊拿过册子,翻看了起来。

四等功法很多,密密麻麻的占了好几页。

唐昊看了几页,都不怎么满意,这些只是四等功法而已,相比二等,三等差太多了。

他现在的确缺一门好的功法,天璇子制作的传承中,大多是些普通的术法,并没有什么很厉害的功法。

据天璇子说,如今这个昆仑,只是远古昆仑流传下来的一脉而已,很多功法传承都没了,唯有炼器之术完整流传了下来。

尽管如此,他也不想滥竽充数。

一个个名字扫过去,不一会儿,他便看到了最后。

在最后一页,很多都不是功法了,都是一些炼丹,炼器之类的典籍。

“《本草经》,《万药典》……怎么看起来都差不多,还有这些,是丹经……靠!怎么都这么贵!”

这些药典,丹经,都是六百,七百,甚至还有一千的。

唐昊恨不得把它们兑出来,可是,奈何囊中羞涩,他手头的碎片最多只能兑一本。

“哪本好呢?”

他考虑了起来。

“他在这里!”

这时,有人循着那束光过来,现了唐昊。

“这个混蛋!他在用从我们这里抢走的碎片兑功法!”众人咬牙切齿,眼睛都冒火了。

听到喊声,越来越多的人涌来。

注意到这一幕,唐昊不敢再拖下去,匆忙之下,随便挑了一本,喊道:“就这本!”

片刻后,一束金光降下,照入他眉心。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信息,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

同时,在他的袋子中,一枚枚碎片无声无息裂开,化作粉末消散。

最终,只剩下了十来块黑铁。

兑换完毕,不等那束光消失,唐昊就动身逃去,窜向了大山深处。

“小子,别跑!把功法交出来!”

一群人大吼着,紧追而来。

“妈的,又这么多人!”唐昊回身一看,暗骂了一声。

稍一琢磨,他就朝着鸟巢那边冲去。

可到了那边一看,他便傻眼了,巢里空空荡荡,啥都不剩了,连根鸟毛都不剩。

“哈哈!没想到吧!那大鸟搬家了!休想再用同一招!”

后面跟来的人大笑起来。

“搬家了?”唐昊一愣。

“对啊!早就搬了,搬到深处去了!”一名大汉大笑道。说完,他便是一怔,猛地捂住了嘴。

“谢了!”

唐昊冲他一笑,身形一动,朝着大山深处狂奔而去。

很快,他就找到了那鸟巢所在。

这鸟实在太大了,跟小山似的,其巢穴自然也很大,非常显眼。

此刻,在巢穴中,那魔鹏趴在那儿。

在暖和的阳光下,它眯起眼,打着盹,却是惬意无比。

这才是它想要的生活啊,舒舒服服,安安静静!

当初搬家的决定,实在太明智了,自从搬了家,就再没有爬虫来打扰它了。

它翻了个身,美滋滋地打起盹来。

可就在这时,它猛地一抬头,露出了惊疑之色。

怎么有股熟悉的气息?像是那爬虫的气息!

不可能吧!都搬家了,那家伙怎么可能再找到它。

它四下一扫,蓦然,眸光凝滞了。

在它视线中,一道身影急奔来,可不正是那爬虫。

它眼睛倏地瞪大了,下一刻,扑腾着翅膀,猛地窜将起来,露出了惊慌之色。

怎么办?这爬虫又找上门来了!

一想到以后它又要整日担惊受怕,它就慌得不行。

这个爬虫太赖皮了,打又打不死,偏偏又很贱,天天打它宝贝的主意。

搬家!搬家!

它当机立断,抓起那装蛋的巢,便冲上了天,急急忙忙飞去。那样子,竟有几分仓皇而逃的狼狈感。

“喂!别跑啊!跑什么呀!我有那么可怕么!”

唐昊急了,在下面嚷嚷道。

那魔鹏一听,嘎嘎一叫,跑得更快了。

后边追杀的人看得一呆,有些难以置信。

堂堂霸主级的凶兽,曾经称霸此地,让无数英杰饮恨的王者,此刻竟然在仓皇逃窜?

而且,只是刚看到那小子的影子而已,便拖家带口地跑了?

天呐!这也太荒唐了!

“它,曾经是个王者啊!没想到,却被一个混小子逼成了这样!太悲惨了!”

不少人感慨,很是唏嘘。

他们仿佛能够深切感受到,此刻那魔鹏的心情。

“是啊!太凄凉了!”

一群人都是感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