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草莓

尚恒看着尹婉竹如此熟稔的点菜,他的眸子冷了几分。

他以为,这女人会在点菜上出洋相的,没想到并没有。

看来,他低估她了。

席正梃也干净利落的指了几道菜,然后将菜单推给尚恒。

尚恒也点了餐,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包间里,就剩下三人。

这间包间的位置不错,透过窗户能看到这个城市林立的高楼大厦和闪烁的霓虹。

光景很美。

席正梃和尚恒聊起工作上的事情,尹婉竹也不好玩手机,就静静的听着,偶尔搭一两句话。

上菜速度很快,牛排端上来,尹婉竹就安静的吃牛排。

牛排的味道不错,尹婉竹吃着,就觉得心情很好。

吃货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中途,席正梃有电话进来,他出去接电话去了,于是,包厢内就只剩下尚恒和尹婉竹两人。

拾年晓晓雨中漫游

突然,正在切牛排的尹婉竹就觉得包厢内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抬眸,就看到尚恒正盯着自己。

“三哥?”

尚恒的确是在席正梃离开包厢之后,就一直盯着尹婉竹那张完美无瑕的小脸,越看,他的眸光就越是森冷。

他见过的美女不少,更甚至可以用阅女无数来形容,可在这所有女人中,尹婉竹,无疑就是最漂亮的那个。

怎么会有女人长得这么漂亮?

漂亮得他想立刻毁了这张脸!

尚恒握着餐刀的手微微收紧。

正好,尹婉竹抬眸看他,眸子里带着不解。

尚恒的脸上露出浅笑:“婉竹,真漂亮。”

尹婉竹拧了下眉头。

尚恒在席正梃离开后,包厢里只有两人的时候,夸她漂亮?

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是什么意思,他这句话,成功的让尹婉竹觉得很不舒服。

尹婉竹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三哥,想说什么?”

尚恒笑:“紧张什么?难不成以为我想和正梃抢?”

尹婉竹脸色难看了几分,淡淡道:“我没这么自。”

尚恒似笑非笑的道:“这么漂亮,追的人一定很多吧?”

尹婉竹放下刀叉,神色淡淡的看着他:“三哥,想多了。”

说话间,她的目光朝着包厢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正梃怎么还不回来?

她真是和尚恒聊不下去了!

有席正梃在的时候,她感觉还没什么。

席正梃不在,她感觉尚恒整个人都怪怪的。

可到底是哪里奇怪,她也说不清楚。

就是他和她聊的话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范畴。

他们不过才见第二次而已,算是陌生人。

可一个陌生人问另一个人,以为我想追?

这真的很奇怪的好吗?

就在尹婉竹坐立不安,东张西望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席正梃回来了,尹婉竹悬着的心这才缓缓的落下。

然,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就看清进来的人不是席正梃,而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女服务生。

尹婉竹失望的收回目光。

有了第三个人,她倒也没刚才那么坐立不安了。

她低着眸子,正好错过了尚恒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容。

女服务生走到尹婉竹的身边,对着尚恒露出甜美的笑容:“先生,点的汤。”

说着,她就要越过尹婉竹将汤端给尚恒。

尚恒坐在里面,尹婉竹和席正梃坐在外面。

尹婉竹有些奇怪那女服务员为什么不通过尚恒那边的空位将汤端过去,脑袋却突然被碰了下。

她条件反射的朝着旁边偏头,然,下一瞬,那碗滚烫的汤朝着她的方向兜头淋下来。

目标,自然是她那张漂亮得无与伦比的脸。

但她的脸偏了一下,所以汤汁立刻全部都倒在了她的肩膀上。

西餐厅的温度适中,所以她脱掉了外面的大衣和围巾,里面是一件薄薄的羊毛衫。

滚烫的汤水立刻洒满了她的整个肩膀,透过羊毛衫淋在皮肤上,立刻,钻心的疼痛席卷而来。

“啊!”

尹婉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大叫。

肩膀上,不仅仅是烫,仿佛还有什么东西在腐蚀她的肌肤,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甚至闻到了焦味。

“婉竹!”

尚恒故作惊慌失措的大喊一声,眸底却滑过失望。

竟然躲过了!

目标明明是这张脸,结果却淋在了肩膀上。

不过也无妨,只怕她的整只肩膀,以后都无法见人。

因为……这不是简单的汤,汤里面加了硫酸,硫酸会瞬间腐蚀她雪白无暇的肌肤,溃烂,然后留下丑陋到不能见人的疤痕。

第一次出手,能做到这样!

也还算不错!

尚恒紧张的唤了尹婉竹的名字,然后对着服务员大吼:“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识故意的。”服务员就像是做了错事一般,着急忙慌的跑开了。

“婉竹!婉竹怎么样?”

尚恒一脸的焦急,藏在眸底的却是满满的喜悦。

呵……活该!

竟然和他妹妹抢男人,这就是下场!

“咝!”

尹婉竹已经痛得小脸苍白扭曲,红唇也褪去了血色。

她想站起身来,肩膀太痛,痛到她根本就站不起来,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倒在了地上。

席正梃挂完电话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眼瞳狠狠一缩,快速冲过来:“老婆。”

“正梃,我好疼……正梃……”尹婉竹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声音颤抖。

席正梃立刻脸色大变,心也跟着揪在一起。

他闻到了尹婉竹身上浓烈的食物香气,回来的时候,又撞到了惊慌失措的女服务员,哪里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

一时间,愤怒,心疼,自责……所有的情绪统统的涌向他。

立刻伸手将尹婉竹抱起来:“老婆,别怕,我们立刻去医院,立刻去。”

尚恒很积极,抓起车钥匙,已经到了门边,火急火燎的道:“正梃,快,附近就有一家医院。”

席正梃抱着尹婉竹往外面冲。

尹婉竹的手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臂,小脸上的五官都皱在一起。

三人很快便到了医院。

急诊室内,医生将席正梃和尚恒赶出去,脱掉尹婉竹身上的羊毛衫,看到她肩膀的皮肤都已经发黑了,她拧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