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直播应用

席正梃本就是卓家默认的女婿。

她卓彦婷是卓家的掌上明珠。

他们才是一对儿!

她要将尹婉竹这个“第三者”挤走!

可是没想到席正梃竟然这么讨厌她。

她只是试探性的改了个称呼,他竟然都一脸厌恶。

她忍!

等有一天席正梃爱上她了,再把他如今让她受的气都找回来。

席正梃的话落,卓海岳和齐紫茹都觉得脸上无光。

一时间,气氛很尴尬。

来看受伤的席正梃,本来是件好事儿,竟然搞成这样。

尹婉竹静静的坐在一旁,将每个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泪染露痕

她知道齐紫茹尴尬,便主动招呼齐紫茹:“齐姨,我能私下请教几个问题吗?”

说话间,她站起身来,示意齐紫茹去一旁说。

“好呀。”齐紫茹赶紧跟着起身,跟着尹婉竹离开了。

大厅里,就只剩下卓海岳、席正梃、卓彦婷三人。

卓彦婷见碍眼的尹婉竹终于走了,她正开心可以继续和席正梃聊天的时候,卓海岳开口了。

“一个人去逛逛,我有话单独和正梃聊。”

“好的,爸爸。”

卓彦婷依依不舍的看着席正梃,最终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席正梃深邃的眸子里都是厌恶,薄唇抿出嘲讽的幅度。

精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卓彦婷安的什么心思。

这女人真恶心,明明是席亦宁的妻子,竟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勾搭他。

若不是看在卓海岳和齐紫茹的面子上,席正梃今天真的要卓彦婷好看。

顶着一张那么丑的整容脸,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认为他席正梃会抛弃比她美了几万倍的尹婉竹。

恶心!

卓海岳等卓彦婷走了才开口。

“正梃,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伤得这么重的?”

席正梃扯了下唇角:“卓叔叔,别担心。有些人按捺不住了而已。他们伤不了我的。”

十年前他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少年,现在么?

他就等着他们上钩呢!

若不是这次在外地,看他能不能一次性解决掉某些人。

不过,一次性解决了也没意思。

就该让某些人提心吊胆的过上几年,然后再将十年前的本金利息一块收回来。

聪明如卓海岳,席正梃根本不需要将话说明白,他就懂了。

卓海岳摇摇头:“生在豪门,儿子多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不过他们实在是太过分!”

顿了下,卓海岳又道,“正梃,的锋芒太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一定懂,何必这么快就曝露自己的实力?”

席正梃笑了下,无言。

他没想这么快的。

不是他的小女人在年会上将他的面具扯了下来么?

否则,尚骞这个身份,大概永远都会隐藏起来。

卓海岳也不多说。

席正梃能做到如今的位置,代表他虽然年纪轻,但很多事情还是看得很透彻的,他点到为止就好。

两人便聊起了其他事情。

……

尹婉竹领着齐紫茹上楼,去了自己的卧房。

齐紫茹有些尴尬,道:“婉竹,别介意,自从彦婷和席亦宁闹翻之后,她个性变了许多,今天的行为,我也是无法理解。”

尹婉竹轻轻摇头:“齐姨,是,她是她,我们不说她。”

尹婉竹能猜到卓彦婷的心思,但想到上次对席正梃有想法的秦诺儿是什么下场,尹婉竹便什么都不担忧了。

那男人,对待讨厌的人,那叫一个冷血无情。

那秦诺儿最终嫁给了爱她的男人,下场还算好的了。

要是卓彦婷敢往枪口上撞,是什么下场,那可就不一定了。

齐紫茹拍拍尹婉竹的手背:“婉竹,个性真好。”

尹婉竹笑了下,拉着齐紫茹在位置上坐下,认真问道:“齐姨,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

原本,这个问题,尹婉竹该问尹母的。

可是,她现在和尹母已经没了母女情分,就没什么好问的。

尹婉竹唯一可以请教的人,就是齐紫茹了。

“说,知无不言。”齐紫茹笑着道。

尹婉竹直截了当的问道:“齐姨,我想问问,怀孕期间都有些什么注意事项?”

尹婉竹也找过一些书来看,但纸上谈兵根本没什么用,还是要听齐紫茹的实战经验。

齐紫茹闻言,怔了下,旋即,一脸惊喜。

她紧紧的握着尹婉竹的手:“婉竹,怀孕了?”

“嗯。”尹婉竹点点头,脸颊有些发红。

齐紫茹兴奋道:“婉竹这么美,正梃又那么好看,们生出来的宝宝一定可爱得不得了。”

尹婉竹笑:“齐姨,怎么比我还激动?”

齐紫茹笑着道:“嗯,其实我特别喜欢孩子,但我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大出血,差点儿死了,卓叔叔打死都不让我生了,否则我至少要生三个宝宝的。”

尹婉竹表情变了下,握住齐紫茹的手,由衷道:“母亲真伟大。”

不知道当年她的母亲生她的时候是不是也受了很大的苦。

齐紫茹笑,手掌覆上尹婉竹的小腹:“嗯,母亲很伟大。”

齐紫茹低了下眸子,有些心酸。

她拼了命才生下来的女儿,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虽然她表面上看和以前没什么改变,但心里一直压着一块石头。

顿了下,她抬眸看向尹婉竹,问道:“和正梃之间的矛盾解决了?”

尹婉竹点点头:“嗯,他为了我可以连命都不要,我还管他骗不骗我的。这辈子就他了,再多坏毛病我都包容他,只要他不再触碰我的底线就成。”

这些话,尹婉竹是不会告诉席正梃的。

否则那傲娇的男人一定以为她被他吃死了。

才不要。

齐紫茹慈爱的摸摸她的脸颊:“嗯,正梃还不错,值得托付终身。不过,我听说,席天还是很反对和正梃在一起,现在怀孕了,不如告诉席天?没准他会看在孩子的份儿上接受。”

尹婉竹摇摇头:“不要。宝宝不是我去讨老爷子欢心的工具。他要的是我有对有权有势有钱的父母,我做不到。”

齐紫茹心疼道:“婉竹,那老头子是不开窍。以正梃如今的地位,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支撑,何况,他的身后已经有尚家了。”

人这一生,到了最后才会发现,再多的钱、权,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能找到一个相伴一生的人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