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斑视频软件下载

妮可心中的阴霾尽散,整个人仿佛雨后彩虹,一颦一笑都显得格外明媚。接下来的几天,她对维克多更是百依百顺,让他享尽了女骑士的温柔滋味。

当然,维克多和妮可也不是只顾着游玩享乐,他们利用这段时间,敲定了一些事情。

首先,妮可的扈从骑士劳薇塔与纳尔森达成婚约,并通报给蔷薇庄园。西尔维娅对此表示欢迎,蔷薇庄园特意招回劳薇塔,等凯特琳娜选出联姻的贵女,她们将一块嫁给纳尔森勋爵。

其次,莉莉娅将兰德尔家族的公务悉数告知给妮可的总管乔佛莱,乔佛莱也将男爵领的事务告知给莉莉娅,并听从她的调度。

实际上,两个领地早已建立了密切联系,但莉莉娅与乔佛莱亲自接洽家族事务还是头一遭。这意味着,妮可公然行使兰德尔家族夫人的职权,莉莉娅的行为将受到她的监督和庇护。

领主对家族事务具有最高决策权,管家只对领主负责,而领主夫人具有知情权,并对管家行使监督权。除非领主失去了自由意志,或者管家背叛家族,否则领主夫人无权绕开丈夫的管家,直接下达违背领主决策的命令。

这是为了确保领主的权威性和家族政治的连贯性。

所以,妮可不会干涉莉莉娅的行政权,反而会成为她的壁垒。

按道理来说,莉莉娅应该与家族主母索菲娅亲近,可是,维克多暗中算计索菲娅和她的部下,这就让莉莉娅的处境变得尴尬又危险。

黄金团的格局之大,影响之深令人触目惊心。莉莉娅的眼界今非昔比,她很清楚以自己和纳尔森的身份背景根本掌控不了这头庞然大物。虽然她在蔷薇庄园接受过一段时间的侍女教育,可毕竟不是西尔维娅的嫡系亲信。当西尔维娅得知了实情,就算嘴上不说什么,也会坐视索菲娅打击报复纳尔森兄妹二人。

眼看着黄金团即将由暗转明,莉莉娅承受压力可想而知。

现在,妮可站出来挡在前面,莉莉娅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夏天的声音

事实上,高兴的人不止莉莉娅一个,妮可的管家和扈从骑士也是乐呵呵的。作为约克家族的成员,他们服从家族首脑的意志,做好了迎接索菲娅的准备,但作为人马丘陵南部领土的固有势力,没有谁会欢迎外来者瓜分自身的权力。

抱团成了本土势力的必然选项,而纳尔森勋爵与劳薇塔的结合则是两大本土势力共同应对外部冲击的具体表现。

维克多和妮可忙里偷闲,天天腻在一块卿卿我我。家族高层一团和气,侍从和管事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日大了许多,所有人都在谈论纳尔森勋爵与劳薇塔的婚事。

到了9月中旬,维克多终于要动身前往鸢堡,参加爱德华王子的加冕典礼。

加冕典礼之后,新王将邀请各国使节观摩冈比斯的军团比武,接着就是摄政王举办的王室狩猎盛会。维克多作为冈比斯的子爵领主,必须亲自率领80名的精锐士兵参与王室活动,向诸国使节展示冈比斯领主的团结与实力。

新兴家族没有底蕴,哪来的精锐?

出风头的事情,维克多坚决不做。经过一番衡量,他从封臣护卫当中挑选出20名迅鸟轻骑撑门面,外加30名武装骑兵和30个步兵。至于炼金人类,除了雷诺和夏克,维克多只带了0个加载灵猴秘形的炼金辅兵。

维克多的随从包括纳尔森、卡里古拉、爱丽丝、安吉丽娜。

纳尔森拥有接近白银骑士的实力,是维克多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封臣将领。卡里古拉的天赋卓越,性格单纯,维克多对他抱有期望,走到那里都把他带在身边,以此加深双方的感情。爱丽丝负责管理车队的杂役和女仆,贴身照顾丈夫的日常起居。安娜身份高贵,又是温布尔顿女侯爵的弟子,她当然有资格参加王都盛会。

维克多原本还想带贝尔蒂娜去见见世面,可罗兰派人捎来了口信,声称爱德华国王召见贝尔蒂娜。于是,小胖墩果断生病了,只能留在银月庄园休养,导致她生病的罪魁祸首是图尔南斯。如果国王有什么意见,就请他去找第一圣武士的麻烦。

兰德尔领的北部岗哨,一支两百多人的车队停在路边。

维克多身穿浅绿色远行服,头戴鹰翎软边帽,与前来送行的三位女伴站在马车外。他的目光掠过爱丽娜、莉莉娅,最后停在妮可的俏脸上,沉吟着说道:“这次加冕典礼之后,威廉姆斯大公和罗兰长公主将正式向元老院提交鱼人战争和港口建设的议案。元老院讨论的其实是南拓战略的利益分配问题。领主吵架是肯定的,吵到什么时候谁也说不准。我估计,要等到明年的地之季,我才能回来。”

“今年的风季巡领就拜托你了。”

妮可伸手理了理维克多的衣襟,柔声道:“领地有我,你要照顾好自己。”

“嗯。”维克多转而对莉莉娅叮嘱道:“我有三件事情需要你格外关注,第一是铸币工坊的建造任务。第二是水之季的流民安置问题。第三是用软银矿石搭建平湖镇的内墙。”

“我知道了,一定不让大人失望。”莉莉娅点头说道。

“爱丽娜,兰德尔家族与教会联合开办通识学校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的,大人。”爱丽娜优雅施礼。

“好了,我该走了。”维克多逐一亲吻三位佳人的脸庞,转身登上马车,透过车窗向她们挥手告别。

在妮可等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维克多的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入约克公爵的直属领地。

按照维克多的出行计划,车队将沿河北上,先到金水城与索菲娅汇合,再陪同西尔维娅的车驾前往布利诺尔城。

时值初秋,银月河水声潺潺,两岸的麦田已变成了黄色,而远方的丘陵上还是大片墨绿,其中又夹杂着红艳艳的果实,不同的色块将人马丘陵的原野渲染成一副色彩斑斓的油画。

大自然的景色美轮美奂,随行的骑兵一个个都精神饱满,兴高采烈,坐在马车的维克多里却心怀难释。

妮可担心索菲娅会取代她的地位,强烈反对索菲娅回归兰德尔领。妮可的惴惴不安恰恰折射出兰德尔家族高层的真实感受。维克多于情于理都不能视若无睹,从他的本意来说,也不想接纳剑齿虎商团的骑士。

虽然维克多拟定了一套方案,企图分割索菲娅和她的手下,再慢慢影响剑齿虎商团的骑士,争取让他们改变效忠的对象。可是,索菲娅并非任人拿捏的白痴,而剑齿虎商团是她亲手打造的嫡系。维克多想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纯属不得已而为止,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索菲娅反客为主,丢掉兰德尔家族的话语权。

如果索菲娅怀孕,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索菲娅处境艰难仅仅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她的政治地位稳如磐石。

没有那个势力可以忽视一位怒涛骑士,何况这名怒涛骑士的背后还站着野蛮人。

索菲娅代表的利益过于庞大,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这才是她受到阻击的主要原因。教宗将野蛮人安置在人马丘陵,为各大势力营造缓冲时间,避免矛盾激化。各方势力漠视博瑞王国打压索菲娅,也只是为了拉拢她而已。

否则,应该给索菲娅开出什么样的招揽条件?侯爵领主?还是公爵领主?掌握野蛮人外交的大领主对王国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

忠诚是贵族最重要的品质,主君要确保封臣的忠诚只能依靠力量的强弱对比。

索菲娅曾经背叛过凯瑟琳王后,奥古斯特家族别无选择,必须端起王室的架子。如果索菲娅主动放弃温布尔顿侯爵爵位,放弃日进斗金的雄鹿商团,鸢堡立刻就会向她伸出橄榄枝。

同样的道理,相比炙手可热的索菲娅,兰德尔家族明面上的政治力量过于薄弱,很难打动剑齿虎商团的骑士。维克多以蛇吞象,噎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兰德尔家族与剑齿虎商团的融合让弱势一方倍感痛苦。维克多重新审视预定计划,发现自己的胜算微乎其微。如果不能把索菲娅彻底架空,她的骑士将积极参与兰德尔领的事务,逐渐取代维克多的心腹。到了那个时候,山丘营地的秘密能不能保住都是个疑问。

所以,目前最好的选择还是把索菲娅和她的骑士拒之门外。

当然,维克多想调整既定策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约克家族的诚意让索菲娅难以拒绝,一位看重她的神灵骑士主君,一位月精灵血脉的丈夫,一片富饶的开拓领,一个关系简单的新兴家族。这一切都为她改变守护信念,冲击黄金领域铺平了道路。

不过,索菲娅意志坚定,性情刚烈,对传统的领主家族素无好感,想让她放弃自己的事业谈何容易。维克多向她透露黄金团的构想,让出一部分主导权,帮助剑齿虎商团由明转暗,索菲娅和她的骑士绝对不会赖在维克多的大本营里搅风搅雨。

真正的问题出在西尔维娅身上,准确的说是该如何说服西尔维娅改变初衷?

西尔维娅和维克多一系列布局都是围绕索菲娅展开的,包括人马丘陵急需的岩砖、港口、燃料、铁矿石,还有维克多暗中图谋的软银矿石城墙,以及人马丘陵内外的政治环境都与索菲娅息息相关。

现在,维克多突然说不要索菲娅了,西尔维娅会有什么反应?奥古斯特家族会有什么反应?

尽管困难重重,但维克多拿定了主意就不会轻易更改,只不过,他目前还没有半点头绪。维克多索性把目光转向车外,看到身被精金铠甲包裹的纳尔森正跟随马车步行。

“纳尔森,你为什么不骑马?”维克多隔着窗子,好奇地问道。

纳尔森瓮声瓮气地答道:“大人,我在锤炼身体和心灵。”

维克多啼笑皆非地道:“你准备穿着这身铠甲,一路走去布利诺尔城?”

“是的。”纳尔森重重地点头,“图尔南斯大人告诉我,骑马锻炼骑术,走路锻炼身心。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调整呼吸和步伐、可以跑可以跳,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道:“反正我有的是力气,战马都没我跑的快,再远的路我都能走到。”

“走一路,看一路?是个好主意!”维克多眼睛一亮,洒然笑道:“我也下来步行,权当是游玩了。”

领主下车步行,车队顿时一阵小骚动。幸好维克多的身边没有刻板的管家,天性活泼的爱丽丝换了一身轻便的猎装,也陪着他一块步行。安吉丽娜少女情怀,见到维克多与爱丽丝边走边笑的快乐模样,那还愿意被关在车厢里,也嚷着要下车步行。约克家族的骑士拗不过安娜,只得牵着马,跟在维克多等人的身后。

没过多久,维克多的身边竟然有了一群步行的贵族。大家边走边欣赏田野风光,一路说说笑笑倒也惬意。

兰德尔领距离金水城足足480公里。维克多注重基础建设,约克家族的领主按照他的规划,沿着银月河岸修筑两条宽阔平整的道路,足够四辆马车并行。道路的两侧和中间栽种了保护路基的林荫树,沿途设立岗哨补给点,还有专人负责维护路面,确保道路畅通。

安便捷的交通状况极大提升了旅人和商队的出行效率。在这条贯通南北的主干道上,行人不用探路寻水,提防野兽,也无需沿途采集狩猎,选址安营,埋锅造饭。

维克多只用了9天就抵达了金水城。

兰德尔家族的斥候先一步将主人的行程通报给蔷薇庄园。金水城外停着一支豪华的贵族车队,车队的护卫骑兵打出温布尔顿侯爵的旗帜。蔷薇庄园的老管家远远地见到维克多等人,便陪同索菲娅和娜塔莉雅迎了上来。

索菲娅紫发披肩,一袭蓝色束腰宫廷长裙勾勒出妖娆身姿,款款而行,风情万种,美艳不可方物。维克多的注意力却被她身后的野蛮人吸引。

那是一位高大强壮的女性野蛮人,满头满脸的神秘刺青,背负一柄精金双刃巨斧,气质狂野,眼神冷酷。纳尔森见到她,瞳孔瞬间收缩,不由自主地握紧腰间的斧柄。可女野蛮人完无视警戒中的纳尔森,她大步了过来,好奇地围着卡里古拉转了几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话。

卡里古拉被野蛮人吓得瑟瑟发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时候,索菲娅用野蛮人语说了几句,女野蛮人这才失望地离开。

“芮格佐,黄金阶的野蛮人狂战士,曾经独自猎杀过成年雪怪,拥有乌鲁萨的称号。”不等维克多开口,索菲娅先一步解释道。

维克多从女野蛮人身上收回目光,转头问道:“亲爱的,你准备带她去王都?”

“是的。”索菲娅侧头一笑,淡淡地说:“这次我要向诸国使节展示野蛮人的肌肉!”

“真有你的……”维克多朝她竖起大拇指,追问道:“她刚刚说什么?”

索菲娅表情一僵,冷冷地瞥卡里古拉一眼,下巴微微扬起,问道:“那个人是谁?”

“呃…他叫卡里古拉,我最近收的家族扈从。”索菲娅的反应让维克多感到莫名其妙,可见到娜塔莉雅辛苦憋笑的模样,心里有了大致的猜测,目瞪口呆地问道:“芮格佐错把卡里古拉当成你的丈夫?”

索菲娅恼怒地瞪了维克多一眼,反问道:“她总是嘲笑你的妻子又丑又矮,你是不是应该维护妻子的名誉?”

“野蛮人的审美观……”维克多看了看比卡里古拉还要高出一个脑袋的女野蛮人,摇头道:“我宁可去收拾坏脾气的花匠也不想和野蛮人争论美丑的问题。”

“莫里森管家,西尔维娅夫人呢?”维克多转移话题,向老管家问道。

“大人,西尔维娅夫人五天前就出发了。”老管家犹豫了一下,毕恭毕敬地道:“夫人临走前命我如实转告您,她很不高兴,等您到了王都,她再和您算账。”

“啊…她为什么不高兴?”维克多一脸茫然地问道。

老管家垂手肃立,一板一眼地道:“夫人让大人自己想明白了,再去和她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