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猫咪安装包

德凯泽伯爵府不在科格斯顿贵族区,而是位于外城农牧区西侧一角。

纳维尔王都的贵族区人满为患,内城的高墙之内挤满了豪门望族的府邸。德凯泽是个新兴家族,还没有资格在贵族区占据一席之地。实际上,大多数纳维尔贵族都居住在外城区,他们很想在王城的农牧区修建属于自己的别墅,但这需要得到王室的首肯。考虑到多莉夫人最近才开创德凯泽家族,她能在炙手可热的农牧区圈地建府,足见其人脉和手腕。

伯爵府位置偏僻了些,却胜在环境优美,空间宽敞。它占地面积接近300亩,四周载满了抽出嫩芽的果树,墙内有好几幢独居别墅,马厩、营房、仓库、花园也一应俱,完就是一座贵族庄园。

埃德文大师选择借住德凯泽伯爵府也是有道理的,至少维克多不用为数百名随从的住宿操心。

小城堡般的主宅外,女伯爵率领家族侍从,已等候多时。

她身穿一袭紫色宫廷长裙,肌肤白皙如玉,金发披肩,眼眸碧绿,五官精致如同古典雕塑,额头光洁饱满,眉毛细长笔直宛如利剑,高挺的鼻梁下面是紧抿的娇艳红唇,配合高挑匀称的身材,给人留下高贵威严的深刻印象。

德凯泽女伯爵流露出来的气质,维克多在威灵顿公爵夫人的身上看到过。

美貌、高傲、冷艳、坚定,以及不容质疑的强势。

她们有许多共同点,同样是名门贵女,同样是高阶女骑士,同样是家族守护者,同样有一位黄金骑士情人……就不知道,她们在黄金骑士情人面前会是怎么样的风情?

维克多的脑海中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随后,他便看到多莉夫人冰雪消融,春暖花开的模样。

“陛下,您的到来,是德凯泽家族莫大的荣幸。”多莉夫人紧抿的唇瓣勾勒出优雅动人的微笑,提起裙裾,向凯瑟琳屈膝施礼。

“多莉夫人,请叫我凯瑟琳。”

甜美系女生淡然恬静的时光片段图片

凯瑟琳上前,笑吟吟地握住女伯爵的手,将她扶了起来,落落大方地说道“我是以私人身份陪伴我的爱人出访纳维尔王国,而不是冈比斯的王太后。实际上,等我们回国,我就要领鸢堡女公爵的头衔了。”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凯瑟琳拉着女伯爵,抬手指向维克多说道“这位就是我爱人,维克多兰德尔子爵。”

多莉的目光在维克多的脸上凝聚片刻,随即垂下眼帘,微微屈膝,并向他伸出左手。

维克多上前托起那只白皙纤手,在细嫩的食指上轻轻一吻,恭敬且公式化的赞道“德凯泽伯爵,愿您美貌长存,青春永驻。”

“维克多,就像在自己的家。”多莉夫人露齿一笑,以长辈的口吻说道。

凯瑟琳大为满意,轻盈转身就挽住维克多的胳膊。多莉夫人目光转向艾瑞尔女伯爵,笑道“艾瑞尔,好久不见。”

“能再次见到您,我很高兴。尊贵的夫人”

两人轻轻拥抱了一下,多莉朝后面招了招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罗伯特德凯泽男爵。他来自苏斯的麦肯奇家族,现在是我的丈夫。”

一位年轻的贵族骑士走上前,向众人行骑士礼,并逐一问候。他大约20岁的年纪,红发棕眼,容貌俊美,身材修长挺拔,风度翩翩但略显腼腆文静,有一种柔和优雅的气质。

维克多在他身上看到小男爵的影子,不过小男爵并非骑士。高阶女骑士培养骑士情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恐怕只有苏斯王国的男性骑士才具有宁静柔美的特质。

“麦肯奇家族?”凯瑟琳沉吟片刻,稍稍打量了他,微笑问道“红鹰公爵是你的什么人?”

罗伯特看了多莉夫人一眼,欠身回答道“红鹰公爵是我的远曾外祖父,我的外祖父是公爵的堂侄,克拉克麦肯齐伯爵,我的母亲是麦肯齐伯爵的幼女,莎妮娅弗罗伦萨男爵夫人。”

多莉夫人挽起小丈夫的胳膊,含笑着解释道“罗伯特自幼寄养在麦肯齐家族,但他是多铎的贵族。”

“失礼了。”凯瑟琳收起审视的目光,歉意地轻轻颌首。

“我们进屋聊。”

多莉点点头,松开罗伯特胳膊,纤手搭着他的肩膀,亲切却暗藏命令地吩咐道“亲爱的,你去协助埃德文大师,为客人的随从安排居所。”

“如您所愿,我的夫人。”罗伯特恭敬地应道,转身招呼埃德文大师向庄园的门外走去。

维克多顿时有些同情多莉夫人的小丈夫。西尔维娅对他从不颐指气使,其他的情人也不必说了,即便是倔强的索菲娅,在和小男爵相处的时候也是亦妻亦姐,柔媚如水。

他甚至都开始想念那位天生魅惑的紫眼美人了。

随着多莉夫人进入领主宅邸,绕过装饰豪奢的候客前厅,维克多来到一处宽敞明亮的待客大厅。

大厅的装饰风格明显区别于金碧辉煌的前厅,更接近冈比斯“奢华藏于低调”的典雅。

精美别致的壁画、雕塑、竖琴取代粗犷张扬的野兽标本和刀剑铠甲,地面铺着来自黄昏森林的百年桐木地板,暗沉厚重的色调村托光亮如镜的表面,而纳维尔贵族一般都喜欢名贵耀眼的白釉岩地砖。

不过,这里还是隐藏着纳维尔式的奢侈排场,例如,纳维尔贵族习惯使用黄金烛台,他们看到别人家的白银烛台,会毫不掩饰地大肆调侃。而德凯泽伯爵府的大厅内竖立着上百座看似简朴的红铜烛台,它们隐隐闪耀紫色光泽,显然掺入了一定比例的精金。

没错,多莉夫人的客厅里没有黄金烛台,她直接用精金做烛台。

维克多几乎可以想象,纳维尔贵族来伯爵府做客,选择性忽略这些烛台,再装模作样地对壁画评头论足。紧接着,多莉夫人亲描淡写地纠正宾客言论中的错漏,暗讽他们对艺术的浅薄认知。

无论熟不熟悉,冈比斯的贵族都不会让客人难堪。纳维尔则是越熟悉就越让对方下不来台。

互相嘲讽调侃是属于纳维尔式的亲切与信赖。

众人分宾主坐下,几名侍女托着银盘走到沙发桌前,为每个人奉上饮品、点心和陶制水壶。

“这是纳维尔的特产——果醋。味道非常独特。”

多莉夫人端起银杯,轻啜一口,抬起纤美玉手,示意道“请大家点评。”

艾瑞尔女爵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细细回味片刻,微笑颌首“名不虚传……味道确实独特,可我不是很习惯。”

“谢谢,我不喝。”

凯瑟琳毫不犹豫地拒绝,转过头,面对维克多,表情认真地劝道“亲爱的,我建议你慎重品尝……或许,你可以先兑点水。”

杯中的饮料颜色墨绿,维克多仅仅闻了一下,口腔内难以抑制地分泌出唾液。据说,纳维尔果醋酸到极致,是高阶骑士专门用来调整身心,强化凡物本能的饮品。

维克多没试过……可它确实很好喝的样子。

在凯瑟琳担忧同情的目光中,维克多少少地尝了一小口,然后面无表情地从凯瑟琳的手中接过陶壶,大口猛灌清水。

清凉甘冽的泉水冲淡口腔中的酸味,酸意却悠远绵长,兰德尔子爵精致绝伦的脸蛋泛起红晕,看起来很是“美艳”。

他并非难堪,而是酸到脸红。

“口感浓烈,味道醇厚,层次感分明……好吧,我编不下去来。”

维克多睁开眼眸,耸肩摇头,又灌了口泉水,狼狈地擦拭嘴角,呸道“该死,这让我想起撒桑帝国专门为野蛮人酿造的青麦酒……亲爱的,我的牙还在吗?”

凯瑟琳从情人娇艳的美色中回过神,噗嗤一笑,旋即趴在他的肩膀上,花枝乱颤。多莉夫人和艾瑞达女爵不禁莞尔。

恶作剧带来的欢乐氛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双方随意闲聊,谈到多莉夫人的两个儿子,约克公爵和佛瑞德子爵,以及她的孙女,冈比斯未来的王后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奥古斯特。多莉还让侍女把她的幼子抱到客厅,与客人见面。凯瑟琳抱着胖嘟嘟的婴儿,爱不释手。维克多也着实赞美了一番尚在襁褓中的德凯泽家族继承人。

小家伙的兴奋劲过后,哈欠连天,沉沉睡去,侍女又将他抱回房间。这时,德凯泽女伯爵的老管家走了过来,躬身说道

“夫人,刚刚有11个家族派侍者送来邀请兰德尔子爵做客的请柬。”

“都交给我。”

凯瑟琳不等多莉夫人表态,主动站起来说道“亲爱的,你在这里陪多莉夫人聊天,我先去布置住所,安排一下参加磐石堡欢迎晚宴的事宜。”

“多莉夫人,我先失陪了。”凯瑟琳向女伯爵颌首致意,从管家的手中接过一沓金箔请柬,带着艾瑞尔女爵和路易莎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翻看请柬,并对纳维尔国王的联络官说道

“路易莎男爵,以后凡是邀请兰德尔大人做客或者会面的请柬,伯爵以下的家族都婉拒,伯爵以上的交给我,我会亲自回信,告诉他们兰德尔子爵事务繁忙,无暇抽身。”

“如您所愿,尊贵的夫人。”

客厅内,维克多与女伯爵相对而坐,她挥了挥手,四周的侍从护卫安静离开,老管家却留在原地。

多莉夫人挽起金发,微笑问道“布鲁斯还好吗?”

“布鲁斯?”维克多忍住惊讶,颌首道“布鲁斯男爵现在是白银骑士,深得约克公爵和凯特琳娜夫人的器重,坐拥6000平方公里的富饶领地,他和他的夫人最近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多莉夫人点点头,抬手指向老管家,说道“给你介绍一下,亨利德凯泽勋爵,布鲁斯的老师,也是他妻子的父亲。”

维克多眼眸收缩,仔细端详老管家的容貌。他身材魁梧,肌肉匀称,腰背笔直,满头银发看不出本来的发色,但面部皮肤光滑红润,五官和灰绿色眼眸确实与布鲁斯男爵夫人相像。

维克多收回目光,沉吟说道“据我所知,布鲁斯的老师已经亡故。”顿了顿,又补充道“他和男爵夫人都这么认为。”

“亨利约克已经死了……亨利德凯泽还活着。”老管家声音洪亮的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布鲁斯那小子……他对伊利莎还好吗?”

“伊利莎夫人服用精力药水,已经晋升为骑士……布鲁斯有点怕她,连一个贴身侍女都没有。”维克多委婉地称赞布鲁斯夫妇的感情。

“那就好,那就好……”老管家喜笑颜开,又摇头皱眉道“伊利莎这就不对了,白银骑士不多生后代,家族怎么壮大?”

“大人,我想求您两件事情,劝劝伊利莎,以家族的未来为重,另外,请不要把我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他们,就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老管家深深鞠躬。

维克多沉默少许,点头应允“好。”

“多谢大人……夫人,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告退了。”亨利勋爵对多莉夫人说道,见她点头,便倒退几步,转身离开客厅。

宽敞明亮的大厅只剩下多莉和维克多两个人,女伯爵率先打破沉默,问道“奥黛尔怎么样?”

她主动关心的人不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而是奥黛尔。维克多早就发现多莉夫人容貌酷似奥黛尔,都是金发碧眼,细长笔直的眉毛,只不过,奥黛尔风情万种,柔媚入骨,多莉夫人冷艳威严,高贵大气。如果忽视气质上的差异,两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对姐妹。

“您和奥黛尔是……”维克多试探着问道。

多莉夫人笑容不变,淡淡说道“我的母亲是奥黛尔祖父的堂妹,她嫁到了多铎……我也有布兰斯泰特家族的血脉,算起来,奥黛尔是我远房表侄女。”

“那……乌莲娜夫人?”

“这个有点复杂,她喊我哥哥的妻子为姨妈。”

维克多不说话了,盯着盛有果醋的银杯看了一会,抬头问道“我听说,伯爵大人准备共鸣36个元素位,尝试冲击元素海?”

多莉夫人收敛笑容,端起银杯,姿态优雅地啜了一口果醋,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

维克多想了想,开口说道“我的妻子索菲娅应该也是您的表侄女,她因为生死试炼提前冲进了元素海,又共鸣了36个元素位,现在是半黄金化的怒涛骑士,每天都要不停地做事,构建自身的信念,否则就有陨灭的危险……白银女骑士一般都能活到120岁,多莉夫人,您还有几十年的青春,何必急于一时呢?”

“多谢阁下的关心。”多莉夫人放下银杯,浅笑道“苏斯贵族都能攀上亲戚,说索菲娅是我的表侄女也没错。我羡慕索菲娅的美貌,更赞赏她的勇气……白银女骑士以婚姻家庭为心灵寄托,确实比男性白银骑士活的更长久。也正因如此,黄金女骑士的数量远少于男性。”

“冲击的越早,晋升的机会越大。”

维克多沉默片刻,摩挲银杯上的蔷薇花纹,暗暗叹了口气,脸上挂着笑容,不经意地问道“夫人也喜欢蔷薇?”

女伯爵微笑颌首“约克家族的蔷薇庄园是我创立的……只是,西尔维娅更喜欢蔷薇。”

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晰了,威灵顿公爵夫人其实是奥古斯特血脉的公主,而约克家族长期受到鸢堡的打压,血脉渐渐衰败,但他们在对抗撒桑帝国的战争中赢得纳维尔的友谊,能够汲取纳维尔王室的白银血脉,维持自身的青铜血脉。到了约克老公爵,他出人意料的晋升白银骑士。他和公爵夫人生下了几名优秀的子嗣,从而扩大了寄养联姻的对象。出身名门的多莉夫人被换到了约克家族。

她晋升骑士,先和小约克公爵生下恩比瑟;她晋升白银骑士,又和多铎的某位殿下生下佛瑞德。此时,她已经是约克家族的守护者,兢兢业业地为家族筹划未来。她用老公爵的幼女换来乌莲娜,给特尔兰登当妻子。也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把布兰斯泰特家的奥黛尔也拐到约克家族,给佛瑞德当妻子。这其中,她的黄金骑士情人肯定是出力的……而西尔维娅是奥黛尔的陪嫁侍女,经常在蔷薇庄园替多莉夫人插花。

可以说,约克家族现在的高端武力格局是多莉夫人一手缔造的。但谁也没想到,西尔维娅竟然是一位神灵骑士……老约克公爵要求多莉退让,她只得黯然出走。那些忠于多莉夫人的蔷薇骑士也随守护者离开了约克家族。

多莉自幼生活在约克家族,以守护家族为骑士信念。她突然被约克家族扫地出门,等同于断绝了骑士之路。

难怪埃德文大师会如此尊敬多莉夫人……可是,这个仇结得有点大啊。

维克多沉默无语,多莉夫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摇头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老公爵让我离开,也是出于关爱。”

“哦,是吗?”维克多笑笑,但不信。

多莉夫人感慨地叹道“白水堡战役,撒桑死了三个大骑士,多铎死了两个,他们都是神灵骑士的祭品。”

撒桑与三王国的冲突,究其根本是青麦战争。双方的封臣士兵多有死伤,但家族的核心骑士基本上都可以赎回。白水堡战役,撒桑打破了双方的默契,杀了好几位多铎领主的核心骑士。内古斯子爵迫不得已,射杀三名撒桑白银骑士,导致战争面升级。撒桑的黄金骑士尽数出动,结果遭到西尔维娅碾压……神灵骑士的身份也暴露了。

实际上,白水堡战役就是冲着西尔维娅来的,双方陨落的高阶骑士的确是神灵骑士的祭品。

“还有莱恩奥古斯特陛下、三行省的公爵、两位高阶迅龙骑士……罗兰屠了兰特帝国领一个镇子,杀死尼奥维斯特麾下两名大骑士,重创独角兽骑士团,艾德里安殿下也差点陨落在她的手上……西尔维娅没有动手,这么多骑士就因她而死。”

多莉夫人幽幽叹息道“我刚开始也无法接受老公爵的安排,等这一切都发生了,我才理解他的苦心。老公爵了解我的性格,他劝我离开确实保了我。”

“老公爵有先见之明。”维克多点头表示赞同。

“说起来,我今天的成就也多亏了西尔维娅。”多莉夫人的目光扫过大厅内的精金烛台,微笑道“多铎的领主正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把一块广袤的领地封给了我,里面有两条精金矿脉。”

维克多莞尔道“她可能……还是什么都没做。”

多莉夫人定定地看了维克多一会,眼波如水,掩嘴娇笑。女伯爵突然流露出来的妩媚风情令维克多也为之心动。反正,他经常心动,可多莉夫人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招架不住了。

“维克多,你确实出色。如果我晋升黄金骑士也会向你求爱。”

呵呵,想得美,我现在有凯瑟琳……维克多暗暗得意,但还是按照超凡骑士之间的礼节,回应女伯爵的赞美“夫人的垂青是我的荣幸。”

多莉夫人端详维克多的神情,挑起细长的眉毛,娇嗔道“兰德尔阁下,看来,我想得到你并不容易……我想晋升黄金阶那就更不容易了。”

维克多眸光闪动,靠着沙发,淡淡地问道“有什么可以为夫人效劳的?”

多莉夫人敛起魅惑,恢复冷艳淡定,轻声说“我做事一向追求尽善尽美,可我的领地尽是山林,只有零散的谷地,没有平地,能够养育的子民非常有限。维克多,你是水利工程的权威,埃德文对你的才能推崇备至。我希望阁下能帮我设计溪流水库和新农牧体系。”

维克多沉吟说道“我这次到访纳维尔,就是应雷克斯陛下的邀请,在纳维尔境,重新设计水利工程。这似乎并没有为难的地方。”

多莉夫人摇头说道“我的领地太过偏僻,并不在王国的水利工程范围之内。有劳阁下亲自去我的领地勘察地形,单独设计,我才能兴建属于自己的水利工程。”

“原来如此。”维克多点点头,问道“在什么位置?”

“多铎王国的最南端,靠近……兰特帝国领。”

多莉夫人状似随意地说道,一双美目却盯着维克多的表情变化。

维克多幽深的黑眸猛地一缩,锋锐乍现,客厅内陡然卷起一股森冷的气旋。多莉夫人顿时坐直了身体,可随着维克多眨了下眼睛,异象瞬间平复,仿佛什么都发生过。兰德尔子爵美好如故,刚刚的冷厉似乎只是个幻觉。

“夫人,我先告辞了,晚宴见。”维克多起身,彬彬有礼地鞠躬,转身向客厅外走去。

多莉夫人神情凝重,目送维克多离开,娇躯陷入沙发的松软,隔了好一会,才勾勒笑意。

“居然是一位殿下……难怪鸢堡盯地这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