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有限公司官网首页

从尚洁出现,尹婉竹就发现了。

现在可是隆冬,山庄里维持着十多度的气温,可外面是很冷的,温度已经零下好几度。

尚洁却穿着低胸裙子和风衣,还故意浓妆艳抹,虽然,尹婉竹不否认尚洁真的长得很漂亮,很性感,但是,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尚洁有什么意图。

一个尚可瑶,一个尚洁。

一个个的,都想从她手中将席正梃抢走是么?

尹婉竹正看着前方的一个点,突然被人抱住,男人的俊脸在她颈窝里嗅了嗅。

“还是我老婆身上好闻。”

尹婉竹回神,哭笑不得:“我什么都没喷。”

“嗯,自然的体香好闻。”席正梃柔声道。

尹婉竹静静的看着他带着柔情的眸子,真是和刚才嫌恶泠冽的模样天差地别。

“席正梃,那女人是的什么人?”尹婉竹佯装生气的瞪他一眼。

“什么?”

空气少女跟鱼缸的唯美特写

席正梃心里立刻“咯噔”一声。

惨了!

他竟然忘了,他现在的身份是席正梃,他的助理应该是余可飞才对。

尚洁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而尚洁和他一起出现在新闻里过。

婉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尹婉竹生气的道:“什么什么?那女人穿得花枝招展的,她是什么人?对了,她称呼为boss,称呼我为太太。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是谁?为什么知道我是太太的事情?”

席正梃深深的看着她,心里有些慌,又有点儿不确定尹婉竹此刻的心思。

“她是我的助理。之前在尚骞那里工作过,尚骞说她能力不错,让她帮我一段时间。”

席正梃的脑子转得飞快,立刻给自己找好了后路。

“尚骞的助理?”尹婉竹神色僵了下,她垂下眸子,很快便掩饰过去。

席正梃瞧见了她的反应,心脏微微扯着痛。

都是他的错。

“嗯,现在是我的助理了。”席正梃面不改色的说道。

尹婉竹佯装生气的道:“那看不出来那女孩喜欢么?”

席正梃无所谓的道:“看出来了,怎么?”

见尹婉竹没有追问,席正梃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没有想到另一层上去。

尹婉竹闻言,立刻气不打一处来:“看出来了竟然还让她做的特助?什么意思席正梃?”

席正梃立刻搂住她,轻声哄道:“她喜欢我那是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尹婉竹:“……”他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

可确定是这样吗?

如果对方不安分呢?

“松手!给我松手!”

尹婉竹有些生气,推他。

一个男人明知道一个女人喜欢自己,还把那女人留在身边,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备胎么?

还是就是专门来膈应她的?

“好了,我开除她,好不好?”席正梃立刻妥协。

短短六个月,他就被他的小妻子吃得透透的,只要她瘪嘴,就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

她不喜欢尚洁,那就开除好了。

“真的?”尹婉竹惊讶的看他。

就因为她不喜欢,所以他就开除尚洁?

看来,他心里的确是没鬼。

“真的,”席正梃点头,“待会儿她过来,我就开除她。”

“呵……”尹婉竹笑起来,“逗的,让她注意自己的着装就行。”

只要席正梃没那个意思就好。

就比如尚可瑶喜欢席正梃,那么,尹婉竹就能做到让席正梃和尚可瑶永远没有联系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重要的是——席正梃自己怎么想,只要他没有邪念,再多人喜欢又如何?

那就话怎么说来着……若在心上,三千情敌又何妨?

“真不生气了?”席正梃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因为尚骞的事情,他心里,始终是觉得愧对尹婉竹的。

“嗯。”尹婉竹重重的点头。

刚才,席正梃的反应,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席正梃根本正眼都没看一下尚洁。

既然如此,她有什么好怕的。

若是真的开除尚洁,只怕她要被冠上“妒妇”的名头了。

“好,说什么就是什么。”席正梃柔声道。

过了几分钟,尚洁回来了。

却只敢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席正梃,害怕自己再度被嫌弃。

席正梃将文件往面前一推,冷声道:“尚洁,以后上班时间,我希望注意自己的着装,另外,以后送文件这种事情,让余可飞来。”

说完,席正梃眸光泠冽的看着她。

她突然跑来,差点儿就让他露馅儿了!

如果让婉竹知道他就是尚骞,他饶不了她。

尚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快速的扫了尹婉竹一眼,低下眸子,恭敬的颔首:“是,boss。”

贱女人!

一定是这个贱女人在吹耳边风!

她跟着boss这么些年,着装打扮一直如此,boss都没有说一个字。

今天她第一次见到这个贱人,竟然就给她一个下马威。

真是好大的威风!

她真以为自己是席太太么?

呵……

美梦很快就要醒了!

尚洁等了几秒钟,没听到席正梃其他的回复,就将签好字的文件都抱起来,转身离开了。

转身的一瞬间,眸子里满是阴冷。

尹婉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扯了下唇角。

想必,对方心里一定恨上自己了吧?

没关系!

她根本不在乎。

尚洁走了。

尹婉竹继续码字。

席正梃倒是清闲下来,靠在椅子上,侧头看着认真码字的小女人,唇角上扬。

刚才小女人的行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在吃醋?

呵……

席正梃的心情很好。

午后的阳光斜斜的照射下来,洒在两人的身上,岁月静好。

这样的美好,直接被一通电话打破。

打电话来的是尚恒。

他告诉席正梃,他打算明天离开M国,今晚想和席正梃聚一聚。

他在市中心的西餐厅订了包厢。

挂了电话,席正梃看向尹婉竹:“三哥,约我们吃饭。”

“我也要去啊?”尹婉竹咬唇。

莫名的,不喜欢尚恒这个人。

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其实还不错,没想到说了两句话,就让她心里不舒服了。

其实尚恒也没说什么,是她想太多了。

“不想去,嗯?”席正梃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天天在山庄呆着,不想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