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播软件

“仙人哥哥,我……我真的可以拜您为师么……”

看上去有些犹豫,林雨溪似乎在担心自己会成为林君河的累赘。

因为先前,那些“仙人”对她的评判,实在是让她难以忘怀。

“当然。”

“不过,现在要改名叫师傅才对了。”

林君河笑了笑,轻抚了一下林雨溪的小脑袋。

“是……仙人哥哥,不对……师傅!”

林雨溪说着,突然给林君河跪下,而后磕了起了头来。

她小小的脸蛋看上去十分的认真。

虽然从来没有人教过她礼数之类的东西,但,她姐姐拜师那日的场景,她的印象可是十分的深刻的。

“起来吧,我们之间无需这么多礼。”

林君河笑笑,将其扶了起来,而林雨溪,在受宠若惊的同时,还有些迷茫。

wait till you hear from me

她终究只是个未曾见过世面的少女,对什么都感到十分的新鲜,同样的,对太多的事情有着不解。

修仙,仙人,对她而言,都是极其遥远而又模糊的字眼。

现在,在真正确认了师傅关系后,她还是感觉有些云里梦里的感觉。

过了许久,她才有些兴奋的握起了她的一双小拳头。

修仙……自己也可以修仙了。

多亏了师傅,自己说不定可以再次跟姐姐相见了。

“雨溪,要跟这个村子告别了,你还有什么想见的人么?”林君河问道。

“没有,不过……”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雨溪弱弱的问道:“如果我走了,姐姐回来,会找不到我的……”

“这个无妨,我们直接去找她便是了。”林君河道。

他这次进入这个世界,主要的目标,还是寻找小仙。

为了寻找小仙还有那个神秘少女的踪迹,估计免不了跟这个世界的一些势力的打交道。

途中,顺道带林雨溪去见一面她日夜思念的姐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师傅。”

听到林君河的话,林雨溪再度露出了一抹笑容,连一双眼睛都变成了一弯月牙。

一旁,王富贵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充满了对林雨溪的嫉妒。

他虽然是这个村子的村长,但……

这种深山老林的村长,根本没有半点权势,也捞不到什么油水。

修仙……

那可是能让人长生的大道啊!

一时间,他简直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不过,他也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尊瘟神,终于要走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以为林君河即将就这样离开的时候。

林君河的目光,却又突然落到了他的身上。

“雨溪,你姐姐离开的时候,没有给你留下些什么东西?”林君河问道。

他感觉很奇怪,从林雨溪一直提起她姐姐这一点来看,她们姐妹的关系,应该很不错。

即便她进了仙门,也不应该就这样把林雨溪丢下,任林雨溪在这破落的小山村里自生自灭才对。

这看起来,很不对劲。

“有呀……姐姐跟仙人讨要了一些钱留给了我。”林雨溪回答道。

“那些钱呢?”

林君河问道,同时微微眯缝起了双眼,已经猜到了一二。

“村长爷爷帮我修了屋顶,那些钱都交给村长爷爷当做工钱了。”林雨溪天真的道,似乎并没有感到这其中的不妥。

看了一眼用茅草随意搭建,甚至还漏风的所谓屋顶,林君河冷冷一笑。

看到林君河这表情,王富贵的心猛的一紧,一滴冷汗,霎时便顺着他的脸颊流淌而下……

“仙师,你听我解释!”王富贵焦急开口,却被林君河一声冷哼,直接打断。

“哼,闭嘴,我现在没问你。”

看向林雨溪,林君河问道:“你姐姐给你留下了多少钱?”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是这样十块,金灿灿的东西。”

一旁,云山城那人一看林雨溪的比划,就不由得惊呼出声。

“金子,十锭?”

“十锭金子,很多么?”林君河问道。

“多,当然多。”男子点了点头,羡慕的道:“十锭金子,可以在我们云山城购置一处大宅,再买上十个仆人了。”

听到这,林君河脸色,已经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转头,他看向王富贵,冷冷出声:“你还有什么想解释的?”

“饶命……饶命啊……”

王富贵自知东窗事发,已经瞒不下去了,直接被吓得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自断一臂,然后滚!”林君河寒声厉喝。

“饶命……饶命啊……仙师,我收留她们姐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我被鬼迷了心窍啊!”

王富贵连连磕头,打起了感情牌,被林君河的话吓得直哆嗦。

在这种干什么都需要自食其力的山村,断了一臂,跟逼他自杀没什么区别啊!

“哼,我就是看在你收留了她们姐妹的份上,才只要你一臂。”

“不然,你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我再说一遍,自断一臂,或者……死!”

“仙师……仙师……”

王富贵连连唉声求饶,换来的,却是林君河冰冷彻骨的目光。

咬着牙,王富贵的浑身都在颤抖。

但……

很快,他就似乎想通了一般,充满歉意的看向了林雨溪。

“雨溪……爷爷我真的是一时鬼迷心窍,我对不起你啊……”

说着,他突然捡起旁边的一把柴刀,狠狠的朝着他的手臂砍去。

“啊!”

一阵惊呼声,当即便从两个人的身上同时响起。

其中一道声音,来自林雨溪。

林雨溪惊讶于王富贵竟然真的动手要砍他自己。

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虽然王富贵对她并不好,但她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而另一道声音,自然源自王富贵。

而且,他的惊呼,有些复杂。

先是惊愕,而后是惊恐,最后,变成了惨叫。

因为,他万万没想到,那把平时割草都难的柴刀,竟突然变得削铁如泥,刷的一下就把他的手臂给剁了下来!

连让他停手的机会都没有,齐根而断!

这一幕,看得云山城那人都傻住了。

他很清楚,王富贵捡起把那柴刀,恐怕是想利用林雨溪的同情心,让林君河作罢。

因为那柴刀,钝得很,最多能砍破点皮。

只要他装模作样的对自己的手臂砍上几刀,出点血,林雨溪定然就会不忍,帮忙求情。

没想到……

这手起刀落之下,竟真把他整条手臂都卸了下来!

这,肯定是林君河在暗中做的手脚啊!

王富贵的那点小心思,根本逃不过他的双眼!

恐怖,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啊!

冷艳瞥了昏厥过去的王富贵一眼,林君河淡淡开口:“此地事了,出发,前往云山城。”

“是……前辈……”

云山城人连连点头,赶紧在前方带路,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直接去见了六少爷,或者变成第二个王富贵。

这个男人,惹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