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下载

   一个个奖项从各个有份量的颁奖嘉宾手上陆续送出。

   《扫天下》与另一部王牌电视剧成了今晚的大赢家。

   观众最喜欢编剧、观众最喜爱导演、最受欢迎剧集全落在《扫天下》这部电视剧。

   最佳女演员是姚香如获得。

   观众最喜爱男配角、最具商业价值男演员、最具实力男演员由孔昱俊获得。

   司雪梨今晚成了个人最大的赢家。

   一个人包揽媒体最期待演员,最具潜质演员,观众喜爱的女配角,观众喜爱新人女演员四个奖项,甜蜜荧屏情侣则由她和孔昱俊共同获得,数一数,她至少上台五次了。

   当司雪梨又一次拿着新鲜出炉的奖项从舞台上下来,一走近属于她的大圆桌,张副导带头卖力鼓掌,兴奋得脸都红了。

   司雪梨抬手捂脸坐下,太害羞了。

   上台一两次领奖还好,她都上五次了,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别人不腻烦,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她只不过拍了一部正式的电视剧,而且这电视剧还没播完呢,各种大奖就砸到她身上来,这颁奖典礼确定没有在开玩笑吗?

   “实至名归!”张副导大吼一声!

   嘴边美人痣清纯少女周末愉悦生活照

   示意司雪梨不要慌!

   司雪梨放下手,挺直腰板而坐,冲着张副导点点头,示意说的对。

   现场盛况透过几部专业的摄像机正同步直播。

   此时。

   山脚。

   与热闹的山腰相比,这儿静谧,黑暗,除了一辆辆的名车沿着蜿蜒的山路停放外,再也没有多余的景与人。

   司晨坐在驾驶座上,眼前小小的手机正在播放颁奖盛典,明亮的光投在司晨的脸上,显得她变化莫测。

   司雪梨可真是风光啊。

   一个人包揽了五个奖项,照这势头下去,后面一定还会再有。

   不过司晨一点也不嫉妒。

   司雪梨今晚拿了所有奖又如何,这种野鸡颁奖典礼根本没什么含金量可言,就算司雪梨拿十个、百个,也不及她在好莱坞拿的一个最佳女演员奖!

   又一个新的奖项开始颁发。

   这个奖项叫“网络人气奖”,是根本各平台指数上升速度进行评比的,不意外,这得奖人,非司发梨莫属。

   毕竟放眼圈里,这几个月,就属司雪梨风头最猛。

   “我宣布,网络人气奖的得奖者是……噔噔噔……司雪梨!”

   当主持人卖弄气氛后激昂宣布出这个名字时,司晨脸上勾起一抹充满不屑的弧度。

   司雪梨司雪梨,又是司雪梨。

   看来这些评审不是瞎就是傻的,怎么老喜欢选司雪梨得奖呢?

   舞台诺大的LED背景版上,正在轮播司雪梨的各种照片,以及旁边还有附注解释,证明司雪梨在成为香香儿代言人后、在《扫天下》电视剧播出后,她各种指数攀升势头有多恐怖。

   司晨盯着司雪梨那些硬照看。

   每看一张,眼底的恨就加深一分。

   为什么司雪梨的运气一直这么好?

   出生后便抢走父亲的爱。

   不管什么时候,司晨总看见父亲逗弄司雪梨的画面。

   起初她以为是司雪梨小,等司雪梨长大父亲的关注就会回到她和司依依身上,结果呢,司雪梨越长大,父亲眼里就越没有她。

   不管她做什么都得不到称赞,司雪梨那个蠢女人,哪怕跑100米得个第三名,父亲都会说雪梨好厉害,然后司雪梨就会笑得一脸腼腆。

   上学后,司雪梨开始抢走男同学的关注,就因为那张看起来清纯的小脸,勾得不知道多少男同学为之神魂颠倒。

   司晨还记得,她暗的学长,竟然也不敌司雪梨那张妖媚脸,宁愿舍她跑去当司雪梨的裙下兵!

   司晨从没受过如此大的屈辱!

   这么多人喜欢司雪梨那张清纯的脸是吧,她就造谣司雪梨,说司雪梨在学生里面勾引男同学,看那些男人还喜不喜欢她!

   不仅如此,司晨还联合那些早就怨气已深的女同学一起攻击司雪梨,看着司雪梨被欺负得默默流泪,司晨心中快感倍升。

   现在……

   司雪梨归来,哪怕带着她根本连男人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回来,却依旧能博取一个个人的喜欢。

   而且每个喜欢她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娱乐圈那些男星就甭提了,一个庄臣,一个爷爷口中的神秘人,光这两个,就让司晨嫉妒万分。

   凭什么,凭什么失了贞,还生过孩子的司雪梨,就是比她司晨受欢迎?

   难道她司晨真的要认命,她这辈子就是不及司雪梨么?

   不……

   她不会认命的……

   司晨狠戾盯着手机里的画面,司雪梨正捧着新奖杯正在发表自己的感言,台下有人高呼司雪梨三个字,那人气,那荣耀……

   司晨再也按捺不住,立刻将视频关闭,快速从通讯录里面找出司雪梨的电话号码,给她拨打过去。

   受不了了。

   与其花钱请一堆废物劳师动众杀司雪梨,倒不如她亲自下手。

   这山脚一个人也没有,摄像头更别提,她开的车是经过伪造,车牌什么都是假的,衣服也是一股黑色的简易运动装。

   司晨想过了,等会把司雪梨撞死,她就弃车飞快逃离现场!

   就算万一被警察怀疑,司晨也有办法找到身形和她差不多的替死鬼,让替死鬼谎称是自己做的,替她去坐牢。

   司晨一只手紧紧捏着手机,一只手在方向盘上用力抠。

   她忍不住,真的忍不住,她恨不得司雪梨马上死去,只要司雪梨一死,一切的关注和荣耀就会重新落到她身上。

   甚至连爷爷,也不会再想着司雪梨得势而去讨好司雪梨……

   司雪梨捧着新奖杯下台,回到大圆桌。

   “的电话响了。”姚香如提醒。

   司雪梨冲姚香如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反盖在桌上的手机,是个陌生号码,她接听:“喂,好。”

   “司雪梨,现在是不是觉得很风光,很得意啊?”

   司雪梨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

   司晨。

   竟然是司晨。

   司晨声音染着她猜不透的情绪,致使那声音听起来如鬼如魅,从耳朵钻入心里,让人莫名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