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制直播

♂? ,,

“如此,那是最好不过了。今日,我必斩他。”林君河平静开口,仿佛完没把那少宗主给放在眼里。

简直有如在谈论一只蝼蚁一般的轻描淡写。

但,洪门的几人都知道,林君河眼中闪烁着的那抹杀意,不是在开玩笑的。

他与少宗主之间,必有一战,而胜负……很有可能就要在今晚直接决出了。

……

夜,江州国际机场。

虽然已经临近午夜零时,但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江州,却依旧充满了活力。

机场中行人川流不息,热闹如白昼,不少精英白领吗,甚至是外国人,在候机大厅内进进出出,对于他们来说,新的一天才正要开始。

接机大厅内,几个男子西装笔挺,都一脸凝重的模样。

“家主,人来了。”一个年轻一脸恭敬,冲着几人中的一个中年男子沉声开口。

这中年男子一身西装革履,气质不凡,光是挺立在那里,就仿佛一把随时都可能会出现的利剑一般,让人紧张。

清纯大眼毛衣少女洁白无瑕唯美室内照

这不凡的气质便已表明,他不仅是一名身份不凡的上位者,还是一名境界不低的武者,不然不可能会有如此饱满的精气神,简直堪称气血如海,气势如虹。

此人,便是江州叶家的现任家主,叶正阳。

而且,他除了这个身份,还有一个更加令人吃惊跟敬畏的身份。

武道宗师!

此时,叶正阳一脸的凝重,微微点了点头,而后才快步前行,总算是在二楼的贵宾出口等到了此行的目标人物。

“严兄,等多时了。”

叶正阳笑了笑,与来人握了握手,而后又四处看了看:“严先生,杨师呢?”

来人淡淡笑了笑,道:“杨师本来预订今日抵达江海的,但因为在香江遇到了老熟人,稍微耽搁了,过几日便会过来。”

“既然如此,严兄,请吧,我已经准备好了给接风洗尘的宴席。”

“怕是给杨师准备的吧,哈哈!”

两人对视,哈哈一笑,便准备离开机场。

但,才刚走出几步,那穿着白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便突然停下了脚步,瞳孔猛地一缩。

“严兄,怎么了?”叶正阳也停下脚步,发现男子的目光落在了机场中的一架私人飞机上。

只见那私人飞机上下来了约莫七八个黑袍人,恭恭敬敬的在地上铺上了红地毯,飞机上在缓缓走下一个年轻男人。

这一群人中,也只有这个年轻男人没有身披黑袍,一头黑发如瀑布一般随意的披萨在身后,让他看起来仿佛是从衣服水墨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

而最让叶正阳感到惊讶的是,虽然隔了很远,但是他依旧能从这年轻男人身上感觉到一股相当冰冷的气息。

这股气息,即使他是宗师,都感觉不太舒服。

“他……他怎么来华夏了!”

严先生一脸的骇然之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那男子所在的方向,而后赶紧回过头去,看向了叶正阳。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叶正阳见严先生如此严肃的模样,也马上点了点头。

二人离开机场,坐上了前往酒店的车子,严先生才松了口气。

“严兄,刚才那人,究竟是谁?”叶正阳十分好奇的道。

眼前这位严先生,虽然不是武道宗师,但在香江地位颇高,能让他都如此紧张的人物,又如此年轻,他真是想不到这人能是谁。

只见严先生一脸的凝重,压低了声音沉声开口:“听闻过海外巫门么。”

“什么?他是巫门的人?”

叶正阳一听,顿时眉头猛的一挑。

海外巫门,传闻之中,那可是堪比赶尸门的存在。

但是赶尸门在数百年前被天师道率领诸多大族攻上山门之后元气大伤,闭门不出。

而巫门在这数百年内的发展期却是越来越好,整个东南亚一带几乎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了,他又怎么能不知道。

“此人……恐怕还不是普通的巫门中人,如果我没猜错,他可能是海外巫门的少宗主。”严先生一脸的凝重。

叶正阳也倒吸了口冷气,这海外巫门这些年一直在经营东南亚一带的势力,可是从来没有插足过国内的事情。

难道,他们终于是野心勃勃,忍耐不住了?

“此时,我还得尽早告知杨师才是,这少宗主……不简单啊。”

严先生深吸了口气,而叶正阳也点了点头。

关于这位少宗主的事情,他也多少有所耳闻。

传闻这少宗主,年仅十余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功入道,堪称海外巫门数百年来的第一天才。

在此之后,更是用鲜血为自己写下了赫赫威名。

十三岁,斩当时香江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八极拳传人,内劲大成的武者,杨明。

十五岁,斩东南亚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古泰拳传承者,内劲巅峰武者,达猜。

十八岁,一场惊天大战,让他的名字,彻底名震世界。

因为在那年,他把一位宗师,斩于马下!

这件事,在当时也可以算是轰动一时的消息了。

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宗师级的人物陨落了。

在他之前,曾经斩过宗师的人,现在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大人物。

而他的名字,叫做杨万里。

人称……香江龙王!

因此,少宗主虽然年纪轻轻,如今还没过三十岁,却已经成为了大部分人眼中的东南亚第一术法高手。

如果华夏那几位合道的老古董不出,就算称其为华夏第一术法高手,也不为过。

更别提,他身后站着的,还是一个恐怖的实力,海外巫门。

这样的人物,让人怎么能不忌惮?

要说最近能与他风头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林君河了。

年仅二十岁,连斩数名宗师,大败华夏泰斗级宗师,李苍擎!

此等风头,就算是少宗主与之相比,也逊色不少!

此时,两人坐在车上一阵沉默,心里则都在暗暗思考一个问题。

这少宗主此时出现在江州,会不会跟林君河有关?他们两人若是真碰面了,到底,孰强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