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y.me下载

此刻实际情况也的确是这样。

林冲天虽然惊讶于林妙然的境界,但是绝对没有怀疑,因为刚刚林妙然能够接下林崆峒的含怒一击,是明证。

“好!好!好!”

片刻之后,松开林妙然的手腕,林冲天忍不住哈哈大笑,脸满是自豪。

“我林冲天的女儿,果然非同凡响!”

能够在十六岁晋升凝脉境,别说长青镇了,算是整个云傲疆国,林妙然也绝对算得是天才。

不过林冲天此刻心却还是有点疑惑,因为他感觉得出来,林妙然的气息不是很稳,那说明她晋升时间还不长。

既然这样的话,她刚刚为什么要现身,为楚言挡下这一击?

一念如此,林冲天深深看了眼楚言。

而楚言此刻注意力完没有放在林冲天身,而是讶然地看着林妙然的背影。

“她……竟然是凝脉境了?”

楚言记得清楚,在来长青镇的路,赵吉曾经告诉过他,林妙然因为要晋升真武境五重,所以暂时不在家族之。

草地上温润白皙冷淡脸安静美女户外写真

而现在林妙然一现身,居然已经不是真武境了,而是修士级别的存在。

此刻林崆峒脸阴晴不定。

林妙然的出现,完打乱了他的计划。

林妙然的晋升,更是让他的计划彻底被破坏,连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

眼见周围人望向林妙然的目光,都充满了惊叹和羡慕,再看看倒在一边,此刻整个脑袋都被鲜血裹住的林傲,林崆峒顿时感觉胸口气血翻涌,喉咙里都沁出腥甜的味道,几乎要气得吐出血来。

“林冲天,你今天是非要护住楚严是不是!”林崆峒此刻怒急攻心,连族长都不叫了。

他目光再挪到林妙然的身,眼眸之,怒火熊熊“林妙然,你和楚严尚未成亲,关系来说,林傲和林冲志跟你的关系更近,所以现在胳膊肘往外拐,宁可管外人的闲事,也不帮族人嘛!”

林冲天脸色一愣。

此刻林崆峒的态度,已经是对他这个族长的大不敬了。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林妙然已经抬头,目光冷澈,望着林崆峒“崆峒爷爷,要是我告诉你,楚言的事,是我的事呢?”

哗!

她这一句话说出,现场再度哗然、沸腾。

这句话由一个女孩子说出来,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大胆和暧昧。

不仅是林冲天、林崆峒等等在场林家族人,连楚言自己,都惊得瞪大眼睛“她、她这什么意思?我们清清白白,她这宣布所有权了?”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林妙然心脏狂跳,脸颊发烫,但是态度,却是坚定无。

因为此刻只有她自己知道,楚言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

凭这一点,她今天不能让林崆峒破坏规则,伤害到楚言。

这其还有其他情绪和因素,暂时是林妙然自己,也说不明白。

一而再再而三被林妙然顶撞回来,林崆峒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青,眼眸之,此刻狠戾、愤怒,连连翻滚,犹如沸腾的岩浆。

“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林崆峒怒极大吼,一股恐怖的杀意,从他身怒涌而出。

林冲天面色一凛,立刻往前一步,将楚言和林妙然都挡在身后。

他此刻感觉出来,林崆峒已经动了杀意。

而他作为族长,作为父亲,面对林崆峒今天的行为,情绪怎么可能好得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之后传来“林崆峒,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谁敢说我!”林崆峒一声怒吼,转身望去。

众人也纷纷转移视线,顿时看到一道消瘦挺拔的身影,此刻站在远处的围墙。

不过此刻这人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叫人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能从声音判断,是一个男的。

这么大一个人,什么时候站去的,在场众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在楚言疑惑这人身份的时候,林冲天的眼,突然闪过一抹激动的神色,脱口而出“你是……”

立刻之间,林崆峒也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变了脸色。

高台的林家高层,更是纷纷站起来,眼都闪烁着激动和兴奋的光芒。

“是我,我回来了。”围墙这人此刻掀开斗笠,露出一张刀削斧凿般轮廓分明的脸庞。

这是一个看去六七十岁的老人,须发皆白,额头也满是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神采奕奕,闪烁着老鹰、猛虎一般的光芒,让人即便相隔很远,都能感觉到他的惊人气势。

这个时候,对于这个老人的身份,楚言想到了一个可能。

“爷爷!”也在这个时候,林妙然脆生生的声音,揭晓了这个老人的身份。

“父亲!”林冲天也忍不住喊道。

“是太长老!”

“太长老回来了!”

林家族人此刻也纷纷认出老人的身份,顿时之间,都兴奋地大喊起来。

一时之间,甚至连刚刚的冲突,都像是忘掉了一般。

楚言此刻也确定了这个老人的身份——林冲天和林冲志的父亲,林妙然的爷爷,林家的太长老林啸。

楚言来到长青镇的时候,林啸正在闭关冲击境界。

如今他出现在这里,自然说明他晋升成功了。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晋升到了凝脉境二重。”楚言心道。

“族、族长……”此刻现场脸色最难看的,恐怕是林崆峒了。

眼见林啸归来,他立刻清楚了,今天自己要强杀楚言的可能,是彻底断绝了。

林啸此刻哈哈一笑,从城墙一跃。

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人看清他的动作,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擂台。

“今天真是热闹啊。”林啸朗声笑道,声音铿锵有力,气十足,根本不像是一个老人。

林崆峒的脸色,顿时开始转变为灰白的神色,嘴唇蠕动着,却是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个时候,楚言见到林啸朝自己望过来。

老人的眼,带着欣赏的笑意“玉泽老弟,有个好孙子啊。”

楚言也不知道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心里面姑且认为这是夸赞了。

“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林冲天这时候问道。

林啸的目光,有意无意在林崆峒身瞥了一下,淡淡说道“今天赛最开始的时候,我已经在了,一直看完了程,这才现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