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版快猫

“好,我们会的,”司雪梨点头:“大卫,去玩吧,不用招呼。”

她倒是宁愿自己玩,总比被别人拖着玩好。

大卫眨了眨眼睛,见司雪梨两手空空,身上穿的是一套白色的休闲服,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遂热情道:“咦,雪梨,没带泳衣啊,我女人的衣帽间有很多,我让她给找一套来!”

大卫说完,转过脑袋目光在人群里搜索,作势要找他的女人。

司雪梨连忙阻止:“哎不用不用,我不喜欢玩水,这样就行了。”

“这样啊……”大卫挠挠头,想起之前杂志大王蒋甘拼了命的把司雪梨介绍给他认识,想必是对司雪梨有意。

算了,既然是朋友喜欢的女人,那就不便宜外人了。

司雪梨如此美貌,要是穿上比基尼,那铁定是全场的焦点。

大卫开口:“那成,好好玩,招待不周啊。”

“好的。”司雪梨等大卫离开后,松了口气,然后侧头低声对幻幻道:“我们去泳池边找个角落呆一会吧,然后找借口离开。”

“噢噢。”幻幻赞同。

现场的氛围太奔放热烈了,今晚这儿指不定有多少对男男女女要滚在一起,啧啧啧,实在是不适合她们啊。

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

司雪梨和幻幻越过别墅大厅走到后边的泳池。

一路上遇上几个想要搭讪的公子哥,司雪梨都低头假装没看见,加上幻幻在旁边一瞪,倒没几个人还敢向前。

毕竟司雪梨最近火那是人尽皆知,只是她背后是谁在捧,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泳池比大厅更热闹。

水面波光粼粼,每个人泳衣颜色都不一样,泳池里头显得一片姹紫嫣红,春光乍泄。

有男女不顾忌众人直接在水里当众拥吻,很是忘我。

司雪梨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一张没有人坐的高桌,和幻幻坐上去环视这全场。

幻幻托着下巴,叹息一声:“哎,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看诱惑那么多,能不坏吗。”

很多时候不一定是男人主动招惹,很多女人都厉害得很呢。

譬如今晚这些派对,除了像司雪梨这些被当作朋友或者合作伙伴正正式式邀请过来玩,现场很多女人都是被当作交际花邀请过来。

邀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当然,也有为了上位自己主动自荐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找金龟婿也好,找机会也罢。

“干嘛突然这么悲观。”司雪梨从酒保的托盘上拿过两杯酒,干坐着太无聊了,这酒颜色看着挺漂亮的。

司雪梨把其中一杯推至幻幻跟前。

“没什么,就觉得不安罢了,以后我男朋友要是被我发现出现在这种场合里,我一定打死他。”幻幻假装很凶的说。

司雪梨抿酒,沉默不语。

之前陆勋不也一边追她,一边在外面有女人么,坏人是多,但好人也不少呐。

所以真没必要为了那些不好的事情,而丧失对世界的美好期待。

“哎哟肚子疼,我先去上个厕所,很快回来。”幻幻说完,抱着肚子匆匆离开。

司雪梨在原处坐着。

数分钟后,突然大厅连接泳池的门口处传来一阵骚动,许多人顿时飞奔过去,甚至连原本在泳池泡水的女人也利索爬起来走过去。

司雪梨下意识伸长脖子想知道发生什么事。

突然两个男人在她面前急匆匆跑过,嘴里一人一句:

“庄先生来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大卫真有脸,连庄先生也能请来!”

“对啊,平日一般正式的宴会庄先生是能不去就不去,没想到会来这种私人派对,我们可算捡到宝了!”

“正式的宴会不去很正常啊,太无聊了谁想去,但这种私人派对可不一样,可有滋味了,说到底庄先生也是男人,懂的嘿嘿嘿!”

庄臣?

他怎么会来了?

要不要这么巧?

只是,她是来干坐着的,他来又是为了什么?

司雪梨想起刚才幻幻生气的样子,确实,眼前的场景,没有女人愿意另一半来。

看着这满场的艳色,特别是明明人都从泳池爬上来了,结果泳池里还扎眼地漂浮着几件女士内衣。

也不知道这些公子哥仗着自己有钱玩了什么下流的把戏。

司雪梨下意识抬步朝门口走去,她得知道庄臣为什么会来这里,以及是以什么样的装扮来的!

会不会像那些公子哥一样穿着T恤短裤,一派休闲,摆明就是来这儿消遣的!

结果,司雪梨没走两步手腕就被人抓住,接着一股子浓烈的酒气靠近她,司雪梨猛的回头,只见是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

男人上衣没了,只穿着一条裤衩,一手抓着她,一手拎着烈酒瓶子,瓶子里的酒快见底了。

“司、雪、梨!”男人一字一字喊着她的名字。

司雪梨皱眉,除去男人身上的酒气太重之外,嘴也臭,肯定平常没少抽烟。

而且还能认出人,证明还没到醉得发疯的地步,多半是借着酒意撒泼而已。

司雪梨严厉道:“放手。”

“放手?”男人笑得猥琐至极:“一个戏子有什么资格叫我放手,、知道我是谁吗?”

“……”司雪梨懒得理他。

这什么年代的台词,竟然还有人摆出来说。

司雪梨努力抽回自己的手,但男人手腕劲大,她一时抽不了。

“我爸可是……嗝!”男人打了一个重重的酒嗝,完了之后自顾自的笑起来:“算了,我还是不说了,省得吓着这个戏子,我知道打算拍神医这部电视剧,我告诉,要是想神医继续享有扫天下的待遇,就乖乖听我的!”

司雪梨听到这儿,心里猜测眼前的公子哥,多半是某电台老总的儿子吧。

当然,这老总兴许不仅仅是个商人,没准还是个当官的,背景深厚,才养出如此跋扈的儿子。

《扫天下》播出后有如此好的成绩,除去剧本身是良心制作之外,在什么台播,什么时段播,也很重要。

总之,一部剧能火,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牵扯众多。

“!陪我喝酒!”男人大叫,同时企图将酒瓶口往司雪梨嘴里递,面部狰狞:“别人都说不能惹不能碰,我就不信了,什么女人这么牛,我还碰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