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最新地址发布永久

居住在封臣区的成年男子大多为德韦米克家族的基层军官和他们的子侄扈从。登石城发生流民暴乱,大教堂敲响警钟,他们立刻武装起来,纷纷走出家门,向政务厅集结。

道路上到处都是举着火把,匆匆赶路的披甲战士。陶德和三十个精英卫士扮成治安所士兵走在街上并不扎眼,更没有人上前盘查询问。他们非常顺利地抵达目标所处的宅院,并将其团团围住。

此时,封臣区的街道变得空空荡荡,道路两边的住宅里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她们锁住大门,躲在屋内保持安静。

陶德深吸一口气,低声对罗恩吩咐道“目标名叫威利,中年人,矮胖身材,秃头,左眉上方有颗红痣。他身边有两个保镖、一个小仆役和一个贴身女仆。你带15个人进去实施抓捕,我和其他人在外面警戒。尽量抓活口,可如果遇到抵抗,格杀勿论!你们的动作一定要快,否则我们可能出不了内城。”

“明白。”

罗恩点点头,抬手示意了一下。一名身形高壮的精英护卫撞倒沉重厚实的橡木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在寂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十几名身手矫健的精英卫士擎着火把,一个接着一个,冲进破碎变形的大门。屋内传出女人刺耳的尖叫声,随即又戛然而止,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却不知道她是被掐死了,还是被掐晕了。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周边居民的警觉,他们透过二楼的窗户缝向下观察。陶德只得扬声喊道“治安所在抓捕逃犯!不相干的人待在屋内,不要乱跑,小心流矢!”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关窗户的声音。没过多久,罗恩等人押着目标走了出来。陶德瞪大眼睛,惊讶地问道“这么容易?!”

被牛筋反绑双手的秃头中年人看了眼陶德,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鬼面骑士大人……”

陶德心中一动,低声问道“你认识我?”

“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鬼面骑士?”秃头中年人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只是没料到,你们会用这么大的手笔来抓我……”说着,他朝被精英卫士抗在肩膀上,昏迷不醒的女人和小仆人努了努嘴,“那个孩子和女人是我从瘸狗旅馆卖来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劝你把他们都杀了,免得他们坏事。”

早有准备?当我们是接头人?

粉色甜美少女

陶德疑惑暗生,表面却不动声色,冷冷地说道“我们怎么做,不用你操心。”他转头对罗恩说道“带几个兄弟进屋搜一搜……”

“别白费工夫了,屋子里什么情报都没有。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假面联络官,只要带我去见你们的主人,我什么都会说……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掉了。”秃头威利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陶德举着火把照亮威利的脸,淡淡地道“你似乎有点害怕?”

威利向后仰头,躲避火焰的热浪,气急败坏地说道“该死!你又不是德韦米克家的秘密骑士。你再不抓紧时间撤离,难道就不怕引起教会的注意?到时候,我们谁都跑不掉!”

尽管假面兄弟会的联络人表现异常,但现在的确不是追究的时候。陶德略一沉吟,便下令撤离。

他与巴罗尔汇合后,用眼神示意对方先不要追问,然后趁登石城混乱的间隙,带着队伍有惊无险地离开了内城,借助夜色的掩护赶往第一个临时落脚点。

黎明前,陶德终于押着俘虏潜入一片茂密的山林。威利满身露水,脸色苍白,气喘吁吁地坐倒在地上,抱怨道“能不能先把我解开?我都要被牛筋勒死了。”

巴里特也有些吃不消了,朝陶德使了个眼色,便自顾自地找了块石头坐下。精英卫士将簌簌发抖的女人和少年仆役丢在地上,取出干粮和粗糖大口吃了起来。

秃头威利咽了口口水,低声嚷嚷道“给我们点吃的,要不然我们空着肚子,可跟不上你们。”

精英卫士在陶德的示意下,喂了俘虏一些食物和水。等他们吃完,陶德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德韦米克家族的秘密骑士?”

威利舔了舔嘴唇,嗤笑道“鬼面骑士才加入治安所多长时间?如果你是德韦米克家的秘密骑士,何必要混进治安所?你们挑唆流民大械斗,还不是为了把我悄悄地弄出来?”

“你到底是谁?”陶德锋利如刀的目光直刺秃头威利的眼眸。

威利吐了口唾沫,傲然不屑地说道“看你脸上的疤就知道你不是超凡骑士。我的身份,你没资格问。你的身份,我不需要知道。你不敢解开我身上的牛筋,我也不想为难你们这些小角色……别废话了,赶紧带路!老爷我急着见能做主的人。”

陶德脸色铁青。巴里特上前一步,满脸阿谀地对威利笑道“这位老爷,寒露越重,牛筋收的越紧……如果您能说出我们的身份,我们就做主先松开您的牛筋,否则我们只能捆着您去见我们的主人。”

威利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的主人是谁都无所谓,我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你们确定想知道?”

巴罗尔嘿嘿笑道“不想知道。我们走吧。”

精英卫士挟持5名俘虏向山林深处走去,巴罗尔凑到陶德身边,低语道“他有恃无恐,只怕藏着翻盘的手段。我们小心一点。”

陶德默默点头,与巴罗尔落在队伍的最后面。直到天空泛白,队伍终于抵达临时落脚点。

营地内,两名年轻貌美的女人见到陶德,欣喜地迎来上来。秃头威利的女仆突然喊道“露西?珍妮?”

两个女人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那名女仆,“玛丽?怎么是你?”

威利脸色大变,狂吼道“动手!”他的瞳孔完变成了白色,无形的波动扫过整个营地。陶德只觉得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巴罗尔等人则直接摔到在地上。秃头威利的两名保镖崩断牛筋,面带杀气地站了起来。陶德想要拔出长剑,却使不出半点力气,甚至连思想都凝固了。恍惚中,他隐约看到水银的秘法战士一拥而上,直接刺死了两名刚刚脱困的保镖,再把长剑压在秃头威利的脖子上。

仿佛隔了好久,陶德才重新掌握身体和感知。他发现营地内的普通人统统倒地昏迷,只有自己和秘法战士,以及秃头威利还保持清醒。

陶德走上前,踢了下血泊中的两名保镖,确认他们已经死透了,才抬头问道“罗恩,我发呆多长时间?”

“就一会。”罗恩言简意骇地答道。

陶德敬畏地看了眼失魂落魄的秃头中年人。他取出水囊,浇醒了巴罗尔。等老密探回过神来,陶德压低声音说道“威利是个邪恶的巫师?”

巴罗尔愣了半天,哆哆嗦嗦地在胸口画了个祷告手势,用从未有过的虔诚态度祈祷道“至高主在上,愿您的光辉护佑信徒免受邪恶者的伤害。”

陶德沉默了下,问道“要叫醒其他人吗?”

“不着急……让他们先这样吧。”巴罗尔冷静了下来,摆了摆手,走到秃头中年人的面前,犹豫着问道“那么,这位巫师……昏迷的人会不会死?”

秃头威利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畏畏缩缩地看了看周围的秘法战士,挤出笑脸说道“这位大人,他们没事……他们只是睡着了。”

陶德见威利服软,骑士的勇气战胜了对巫师的恐惧之心,握住剑柄,问道“刚刚那是什么巫术?”

“就是昏睡。”秃头中年人老老实实地说道。

老密探接口问道“我们现在能好好聊一聊了?”

“当然……不过……你们两个未必有机会。”威利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转头对罗恩等人说道“我知道嗜血军团的秘密。我对你们的主人很重要。我现在要你们杀了这两个人!”

陶德霍然变色,瞬间抽出长剑,摆出防御的架势。周围的炼金民兵却不为所动,伏牛民兵首领卡恩想了想,模仿战熊佣兵的口吻,对威利说道“你是不是脑子被牛屁股夹了?满脑子都是牛粪?”

“……”威利张着嘴巴,呆呆地看着卡恩,哭丧着脸说道“你们……你们才是没脑子……”

“哼。”陶德还剑入鞘,冷冷地看着面色如土的威利,说道“差点被你唬住了。”

巴罗尔笑眯眯地吩咐道“松开他的牛筋。”

伏牛民兵卡恩拿出匕首割断了威利手臂上的牛筋。巴罗尔摇头笑道“看到没有,这些不怕你巫术的战士还是听命于我们。现在,你可以好好回答问题了吧?”

威利揉了揉胳膊,痛快地说道“问吧。只要你们别杀我,我有问必答。”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

“多铎王室的密探组织——狡狐。”威利继续解释道“听说狡狐的首领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我们假面兄弟会训练的血卫士瞒不过他的耳目。他总有一天要设法抓捕我们这些联络人,然后拷问血卫士的秘密。”

巴罗尔思索片刻,又问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动手?”

“我们只准备投靠狡狐,但你们不是狡狐的人。”威利指着昏睡不醒的三个女人,说道“这三个女人我都认识,她们是瘸狼旅馆最漂亮的女招待。我买下玛丽的时候,鬼面大人还没来登石城,因此他不认识玛丽。但我非常确定她们都不是有背景的密探,否则我也不敢天天和玛丽睡在一张床上。而狡狐的秘密骑士更不可能把两个女招待带在身边,所以我猜你们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密探……只有大家族才敢豢养巫师,普通家族抓到巫师,多半要把巫师卖给教会。你们既然抓住了我,我只能先下手为强,免得被你们的主人灭口。”

陶德脸皮发烫,他一时心软,不忍心牵连两个可怜的女人,便让水银把她们带了出来,没想到差点捅出大篓子。巴罗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在意,如果没有这两个女人,我们把巫师带到主人面前才叫危险。”他转而又对威利问道“你为什么命令我们的人杀我们两个?”

“我怕你们会杀我。”威利狡猾地笑道“这些秘法死士意志强大到能抵抗我的巫术,他们的主人怎么可能是普通贵族?不过,大贵族豢养巫师也有大麻烦,灭口知情人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我知道嗜血军团的秘密,你们的主人肯定不会杀我……你们两个就不好说了……为了活命,你们也许会暗中设法杀我。”

“我原以为这些秘法死士像血卫士一样,能够维护主人的利益,哪知道他们根本是一群呆头羊!”威利懊恼地叫道。

巴罗尔与陶德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地道“看来,我们的确应该杀掉你。”

“不一定。”威利信心满满地说道“这些秘法死士意志强大,头脑僵硬,只知道服从你们的命令。既然你们回去见主人,横竖都是死,还不如带着他们跟我混。”

巴罗尔沉默片刻,命令道“把嗜血军团秘密说出来。”

“你认为可能吗?”威利讥笑着反问道。

陶德亮出长剑,抵在威利的胸口,声音森然地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信!”威利毫不退缩地直视陶德眼睛,淡淡地道“杀了我,你们只有死路一条。效忠我,你们才能有活路。说到底,你们只是卑微的凡人。而我可以赋予你们强大的力量。”

巴罗尔按住陶德的手臂,沉吟着说道“假面兄弟会的背后有一个巫师组织。你在组织中的地位并不高,否则你就不会被派遣到登石城主持局面。你们的首领想用嗜血秘法投靠多铎国王,而且他和狡狐应该早有勾搭……这种大事怎么能让外人知道?”

威利冷笑着不说话。巴罗尔继续说道“我都没有问,你就主动说出了血卫士……其实你见到鬼面的两个女人,就已经猜到了我们是雄鹿商团的手下,是你的老对手。我们投效你,那才叫愚蠢!”

巴罗尔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巫师的巫术太危险,我们没法带你上路。”

“你们要干什么?”威利看着陶德手中的长剑,色厉内荏地喊道“我知道嗜血军团的秘密。你们敢杀我,你们的主人一定会杀了你们!”

“抓住他。”

卡恩牢牢地摁住秃头巫师的肩膀,任凭他用力挣扎也无济于事。巴罗尔从兜里摸出一支水晶瓶,说道“我们的主人不会杀我们,因为你很快就会吐出所有的秘密。”

“别!不要!我不能说……我会死的!”

“你不会死。但你会变成一个白痴。”巴罗尔捏住秃头巫师的下巴,将整瓶迷幻药剂倒入他的口中。

威利拼了命地想要把药剂咳出来。他的肤色越来越红,体表的温度越来越高。巴罗尔赶紧松开手,向后连退几步,示意周围的人散开。秃头巫师在地上痛苦地打滚,口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衣物和身的血肉骨骼就像燃烧的蜡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堆恶心的油脂。

诡异又恐怖的变化让巴罗尔和陶德手足无措,脸色发白。陶德强忍着恶心和惊惧,盯着黄色的油脂看了一会,开口问道“那里面是什么?”

“好像是块水晶”巴罗尔凑上前,仔细看了一会,吩咐道“用钳子把它夹出来,洗干净……别忘记带上鹿皮手套。”

炼金民兵从油脂中取出一块粘糊糊的固体,用水囊冲洗干净,呈现出一块布满碎纹,带着血丝的水晶。没等巴罗尔看仔细,血纹水晶便完碎裂,化成一团细密的粉末。

巴罗尔与陶德面面相觑。隔了好一会,陶德心有余悸地说道“这个家伙刚刚的意思是,他不能说出任何关于巫师组织和嗜血军团的秘密,否则就会死的像个蜡烛?”

“秘密恐怕只能告诉指定的对象。比如,多铎王室。”巴罗尔摇头苦笑道“一个巫师组织想要投靠多铎王国……也许,刚刚我们已经暴露了。”

陶德吓了一跳,突然觉得周围的树林里藏着无数双眼睛,惴惴不安地说道“那我们赶紧撤?”

“嗯。”巴罗尔沉重地点头道“我们确实该逃命了。”